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一个梦

8已有 1108 次阅读  2020-04-14 06:17
今早我满头大汗从床上惊醒,昨晚的梦太逼真了,等我真的醒过来,还回不过来神。

我梦见(当然做梦的时候是以为自己在亲身经历)我被派到韩国工作,和公司同事合租了一套房子,这小区好几层都是公司同事。我在工作中发现有个工程有问题,就偷偷报告了总公司,然后我对面楼的同一层住的同事一家就出事了。我从窗户偷偷看过去,不停的有总公司那边的调查人员进进出出,最后用了好几个大的钢制旅行箱,把那个屋里所有东西都打包走了。调查人员里有个帅哥,似乎在公司内部很有名,因为我还跟同住的同事一起调笑了他几句。嗯,调查人员里还有一个光头的大汉。

第二天我去河边高地休闲,高地下就是草滩,有个黑人同事也在钓鱼。本来一切都很安静。
突然,我看到有个人,用猎枪射杀了黑人。当时我吓得伏在高地的草丛中不敢喘气,就怕被杀人灭口。那个黑人中枪后,往我这个方向拼命奔跑,然后他在爬上高地的时候看到草丛中的我,露出一个微笑,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条,伸手递给我。我鬼使神差的接过纸条,看着他倒地,流了一地的血。
我赶忙跑到高地的另一边,因为只有这边才有一人高的那种很茂密的灌木丛,我躲了进去,假装我不存在。只不时地偷偷用眼睛瞄一下死人的方向。很快,那个杀人者也追了过来,他蹲在地上,检查了黑人,然后举头四望,还向灌木丛方向走过来。我吓得赶紧闭眼,假装我不在。
只听到耳边有人拍打灌木丛,过了一会,没了声音,我偷偷睁开一小缝,看到那个杀人的就是昨晚的光头大汉,我马上觉得总公司也有内奸。作为举报人,我也危险了。光头接听了个电话,在高地上来回的走,可能不放心。
足足过了好久,他终于从高地上下去了,我没敢马上起身,足足又等了很久,还匍匐着离开了灌木丛。
然后半路上看到有同事来找我,我就故意从高地上滚下去,假装昏迷过去。同事把我抬回住所,我听到有人过来查看我的情况,来来回回进出了好多次,我一直假装昏迷。

然后我决定逃跑,跑回中国再说。
大概凌晨蒙蒙亮的时候,我偷偷撬开窗户(我住二楼),一咬牙,就往下跳。走之前,我用一个买菜的布袋,装了那份文件,还有一点钱,我记得很清楚,是四百多的人民币,两万韩元,还有一点零散的韩元。
我一跳下去,小区就临近河边,我连滚带爬的往合编跑,因为我想渡河到对面去。我身后传来一阵人声骚动,我估计是有人开始追赶我。
仗着路熟,我连滚带爬的穿过堤坝,总算来到码头。这个码头就是居民自己修的,就系了几条渔船,还有一条快艇。每天早上6点,快艇会带着警务人员到河对岸,我要坐的就是这个快艇。
当天要坐快艇的有七八个居民,我一看要坐不下,就假装很悲伤的说,家里老人生病了,我要到对面的寺庙祈福。然后居民就把座位让给我了。

过河只花了十分钟,但是我仍然担心后面的追击者。
河对面是一个旅游小镇,最大的建筑就是历史寺庙,经常有人过来这里旅游和上香。
下船后,警察跟我唠嗑,安慰我不要太担心家里人。我强颜欢笑,还要假装一点不着急,其实我都快着火了。好容易磨蹭到了寺庙门口,我假装和门口的和尚说话,警察终于离开了。
等警察一走,我赶紧就走人,还必须避开警察常走的路线,拐弯抹角的走到旅游景点的正门。
看到一个妇女扛着锄头走过,我赶紧上前用英语问,这里的BUS STATION在哪里啊?然后她一脸笑容的跟我摇头,她不懂英语,然后我不懂韩语。
我赶紧又抓了一个大婶,看起来是来旅游的,用英语问路。她也摇头,说不知道,然后非跟着我走,说我英语说的很好啊,她都不敢跟外国人说英语。(鬼知道为啥这种细节我都这么考究)
然后我又赶紧找,看到大门口有个穿了西装套裙的妇女,感觉她应该蛮有知识的。赶紧上去问,为了迁就她,我把BUS STATION说的很慢,说了好几次。她很快明白了,但是她英语也不咋样,指着一个方向,说让我直走,走到头,大跨步往前就看到汽车站了。
我按照她的指路,沿路走到头,果然看到路对面有个停车场,停了三辆旅游大巴,上面有个建筑,估计就是售票处。

我飞奔过去,看到售票大厅里有两个韩国妹子,穿着很短的西装短裙,还有十几台自动售票机。
我正进门呢,一个男人不知道碰到哪里,整个大厅停电了。然后马上又来电,可是自动售票机都死机了。
我直奔售票妹子,想问问有什么车次能马上跑路的。然后看到她面前树了一个告示牌,上面写着现行车次和到站。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北京。北京?北京!虽然韩国回北京最好是飞机,但是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指着北京问妹子,到北京需要多长时间?妹子彬彬有礼的回答,大概19个小时。我又问,价格多少?答曰,两百韩元。呃?不对劲啊!这也太便宜了吧?我又问了一次,是中国的北京吗?妹子笑了,不,是韩国的北京。我记得我当时还感叹,哇靠,原来韩国也有一个地名叫北京啊!
然后我又考虑了一下要不要直接去首尔,再从首尔转机回国。但是害怕被人蹲守,想想还是换其他城市吧。
于是我问妹子,帮我挑一个交通最便利的城市吧?
两个妹子互相推脱了一下,好像不愿意为我作决定,我于是就假装成一个工程师,说好容易公司放假,我打算用三四天玩一玩韩国,没有具体目的地。
这么一说,一个妹子跟我推荐了,大印(读音,因为我们全程英语交流。。。为啥我做梦都这么讲逻辑呢),而且还好心的告诉我,还有十分钟就开车了。
好就是它了,就冲它十分钟之后开车。
我赶紧问妹子多少钱?妹子跟我说了一个韩语,没听懂。我从布袋里把韩元拿出来,先把零散的韩元给她,她推了回来,于是我给她一万韩元,她仍然没有动作,我又多给了她一万。她这才拿上钱,带我走了。
出了售票处,她往街道两边走过去。那里有四五个妇女,都坐着小马扎,面前摆着一个盆一样的器具。不知道为啥,我就是知道这是民间的换汇点。我赶紧拉住妹子的胳膊,跟她说我不要换汇。妹子跟我点点头,还是坚持走到其中一个妇女面前,原来她是换零钱。换到手的零钱她转手就给我找零了,然后接着带我往旅游大巴的方向走去。
总算感觉有点安心了,只要上了大巴,我就低头装死,心里这样想着。

然后,我就醒了。。。。。

妈呀,一晚上跟亲身主演了一部动作大片一样,除了没有配乐,各种地形,各种心跳,都是真真切切的。
等我醒过来时,还暗自庆幸,幸亏是做梦。真人上阵,我估计早就挂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lita 2020-04-14 10:20
    很完整的一个故事,梦境居然如此连贯流畅!绝了!
  • Hongmei Yu 2020-04-14 12:16
    你记得真清楚。我有时候也记得梦里的细节。
  • 夜夜笙歌 2020-04-14 21:57
    辣么曲折的。
  • leino 2020-04-15 00:16
    天哪。梦境中你逻辑清晰反应敏捷,折射现实就是虽然心有隐忧但还是有信心有能力度过。快压压惊。竖大拇指,太牛了。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