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华人对中国之难幸灾乐祸吗?

3已有 1635 次阅读  2019-05-09 21:44
"环球风云弹"发了这样一篇文章:美国为难中国,这些美籍华人为何幸灾乐祸? 应该是环球时报的作品吧,让我想起毛泽东形容他的笔杆子陈伯达的话:“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
想来共产党的大小头脑们都习惯了各霸一方,成为级别不同的皇帝,但是心理却是一样的,不喜欢谁,或者谁不顺从不听话,谁就是敌人。皇权浩荡,是敌人就得打倒,如此建国以来,受共产党迫害致死的“敌人”,总有一千万以上吧,连国家主席刘少奇都不能幸免,伟大的接班人林彪跳班逃难而死。有感于共产党的作为,我去年还写了一篇文章,“为什么专制政权四面受敌?” 那时刚开始写这种文章,还很客气,没有直接了当说为什么共产党政权四面受敌,或者说“四面树敌”
环球时报这类文章就是在为中国树敌。台湾人也好,香港人也好,都不是天然的共产党的敌人,更不是中国的敌人,只是共产党仅仅要绝对行使自己的意志,导致同他人渐行渐远甚至决裂。而该篇文章内容非常粗糙简陋,和共产党媒体的其他文章一样,没有理性成分,多的是胡乱撕咬。文章的一个基本点是,拉美人选举投了川普可以理解,为什么华人也支持川普当选呢?实际上大部分拉美人和华人还是投了民主党的票。这是美国的国内政治,涉及税收,移民,对执政党是否满意,更信任哪个候选人的问题。同现实中美关系没有什么联系。况且,华人主要在加州和纽约,这两个铁杆民主党票仓,华人投谁的票改变不了这两个州的结果。
因此,作者看上去很仇视华人,拿旧事说事,污蔑一下华人,说他们因为没有享受到中国的发展和美好,嫉妒了,所以恨中国,选川普。这完全不符合事实啊。有选举权的美籍华人,显然平均收入很高。不论是中国人也好还是美籍华人也好,有几个人感到没有成为马云马华腾就很失落要仇恨中国呢?所以说这种宣传文章就是愚弄中国老百姓,让他们相信中国好川普坏,美籍华人也坏,如果看到美籍华人的媒体对中国政府有所批评,不要相信。由此可见,共产党治下人民变得愚蠢投机,为了证明自己好而违背事情的本来面目,攻击别人,捞得暂时的心理安慰。
只有到了最后一段作者才说到幸灾乐祸:“对特朗普政府为难自己的同胞,挑衅自己的祖国,感到幸灾乐祸者,且不论他们的心理有多阴暗,仅以实际利益得失评判,他们不久就会尝到苦果。对此,我深信不疑。” 这段话心理够阴暗,暗中期望“华人尝到苦果”。可是,川普跟中国政府之争,中国国内有很多人幸灾乐祸,因为他们对习近平的独裁毫无反抗之力,因此也就不计较习近平的愚蠢受到一些惩罚。这难道不是共产党政府一贯四面树敌甚至以人民为敌的必然后果吗?
中国共产党,自大浅薄刚愎自用,反对普世价值,如同在泥沼上盖高楼,东倒西歪不稳定,岌岌可危如累卵,社会如何能安定?内部如何能团结有力?想那自由平等博爱的普世价值,是法国启蒙思想家集人类历史之大成的思想结晶。“自由、平等、博爱,或死亡”是法国大革命的原则及口号,当然,革命之后“或死亡”就被拿掉了。1795年的法国宪法中,博爱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予人;己所欲者,常施予人”的精神。法国杂志Esprit的哲学编辑Paul Thibaud说:“我们有多么视自由和平等为权利,也多么有义务以博爱去尊重他人。故此,这是道德的格言。” 在启蒙思想和自由平等博爱的普世价值基础上,法国内部不再有大屠杀和迫害。
中国没有这些,结果现在也还是没有辩论的自由,只有环球时报这样的争吵洗脑和攻击。没有普世价值没有现代法制,共产党专政造就一届又一届愚蠢没有想像力没有战斗力没有爱心的政府。
5/9/2019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思想 2019-05-10 09:11
    鬼头鬼脑的共产党,互斗互害结果共惨:

    1966年5月31日,经毛泽东批准,陈伯达率领工作组到人民日报社夺权。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号召群众起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同日,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人写的诬陷、攻击北京大学党委和北京市委的一张大字报,经毛泽东批准,向全国广播。4日,《人民日报》公布中共中央关于改组北京市委的决定。同时发表北京新市委决定,改组北京大学党委,派工作组领导“文化大革命”。1966年6月30日,在时任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的授意下,中央办公厅的造反组织贴出国家计委的第一张大字报:《田家英的高级情报员——杨波》。1966年10月16日,陈伯达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作长篇报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两条路线》,代表“无产阶级司令部”批判“血统论”,更广泛的发动群众投入到文化大革命中来。1967年,陈伯达分工华北的“文革”运动,12月26日上午,陈伯达在唐山市接见唐山地区各县、市代表团、地区革筹小组及驻军,当地汇报了冀东党组织的问题。陈伯达听后就在会上讲:

    过去你们冀东这个党就是很复杂的,可能是国共合作的党,实际上可能是国民党在这里起作用,叛徒在这里起作用。你们矿派(“矿派”是当时唐山市群众组织的一派)要结合的一个人,他自己就承认原来是国民党县党部委员,这个人就是原市委第一书记杨远,还有一个女的是市长,叫白芸,她的丈夫我知道,是个大庄园主,解放后在你们唐山建立一个大庄园……

    此话一出,包括唐山市委第一书记杨远在内的一大批领导干部和基层党组织负责人都变成了国民党和叛徒。在“文革”后的特别法庭上,陈伯达被控的罪名之一是其造成冀东地下党冤案,导致8万余干部群众被迫害,其中近3000人死亡。
  • 夜夜笙歌 2019-05-10 11:43
  • 华人是中国人吗?是美国人吧?他们的感觉和其它美国人对中国的感觉有什么特殊吗?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