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西方官员与中共干部不在一个频道上

2已有 847 次阅读  2019-07-08 21:37
复旦大学中国宣传院张维为又发表了奇谈: “天天思考议席与竞选筹款,西方官员与中共干部不在一个频道”。可是本来也难得有人认为这两类官僚在一个频道上。说到议席与竞选筹款,这是说众议员和参议员,不论国家级别还是州府一级都是这样,如此来说涉及的人是少数,根本不应该同全中国数千万共产党官僚相提并论。苹果比苹果,议员应该同人大代表相比。中国的人大代表好像就是开什么两会到北京旅游招摇过市一下,其他时间就没有什么事干。比如说前总理李鹏的女儿李小琳,我仅知道开会时媒体报道她穿的是什么外国名牌服装。她开会做了什么,大家就不得而知了。会议结束之后她如何去经营公私不分的大企业,老百姓也不知道。还有小米的雷军,他是人大代表,热门人物,开会不敢对媒体公开讲点什么。所以人大给人的印象就是橡皮图章,独裁政府预先决定好什么事情要提案表决,让代表走走过场,举个手或者按一下按钮同意就完事了。
党代会更是如此,比如十九大,几千个党代表,敢不选习近平做总书记吗?人大代表敢不同意修宪取消两届任期限制为习近平专权让路吗 党代表本身都不是民选的,他们这些投票机器“选出”的总书记又是全国的最高领导人,这样的党不正是一个专制独裁政党吗?所以说,共产党党棍代表,人大代表,完全无法同西方立法者相提并论。众议员和参议员就是立法者。他们天天"思考议席与竞选筹款"? 完全不是这样,想想过去两年美国国会通过多少对中国不利的法案吧,想想他们通过多少涉台法案吧。今天,2019年7月9日,俄媒称,“美国国会通过一项国内法案,要求多国禁止俄罗斯军舰停靠”。从其他国家的角度来说,美国国会管得太宽。但是张维为想说议员只关心能否当选而不做事,完全是颠倒黑白,现任议员不做事如何争取下一次能被选上?议员的工资也不算很高,如果你不想做事,何必要费那么大力气竞选这样的职位呢?
张维为虽然看上去是“国师”王沪宁手下的首席宣传员,但是他们同样水平低劣。所以张的文章也是东拉西扯缺乏紧凑性,很多话题都是翻来覆去在电视上讲了很多遍,虽然谎言一千遍不能成为真理,但是确实可以麻痹欺骗更多无知的人。共产党到现在都不立法让全国实行高中义务教育,因为他们对开化的人民感到恐惧。因此故意愚民而保证共产党的独裁,是共产党的保命战略选择。
张维为水平低劣,前一篇文章还鼓吹“合作共赢”,“中华文明的逻辑更加淡定和包容”,这一篇却重拾完全拒绝普世价值观的陈词滥调。如此说来,“合作共赢”就是听中国的话中国就给点好处,即一带一路大撒币主义那套思维。“淡定和包容”,蒙古人打败汉人,但是接受汉文化,那么就可以了。可是,战败者哪有包容统治者的筹码?所以诚实的学者不应该做阿Q打肿脸充胖子。中国现在完全不能包容自由平等博爱人权法治这种广为现代国家接受的普世价值观。张维为如此敌视西方思想,却抱怨“西方自己长期误读中国,误读中国共产党。” 张这又是乱下结论而无分析。既然共产党想实现共产主义,那就是要推翻西方的资本主义,张维为又想解放全人类打倒资本家,又要资本家优待共产党。这样思维错乱的“学者”就是王沪宁的首席宣传员。张维为说西方主流媒体用“所谓‘普世价值’忽悠全世界。不需要做任何调查研究,不需要了解不同国家文化、历史、传统——你跟我不一样,你就是落后了,你就是错误的。我称之为‘武大郎开店——比我高的不要’。这种心态导致西方制度日益僵化,社会精英不思进取,不思改革,结果只能是‘黑天鹅现象’层出不穷,人民普遍感到越来越失望。” 这几句话几乎句句是谬论。普世价值已普遍为世界大多数国家接受,何必还忽悠全世界呢?西方制度也没有日益僵化,只是单极世界美国走得太远成本太高。传统工业结构变化,人口增长和老化,移民问题日益尖锐,西方政府没有应付得很好。假如中国到这个阶段就能很好应付?大跃进导致饿死几千万人,人口多,强行计划生育,全都是牺牲本国底层老百姓为代价。“社会精英不思进取,不思改革”,用在张维为这类人身上最合适。中国过去三十年的改革,房价暴涨,医疗价格暴涨,骗子遍地,几乎无官不贪,社会暴戾,全国从政府到个人,积攒了一屁股债务,环境污染怵目惊心,工厂灾难频仍,仅仅为一些方面的进步就吹嘘厉害了我的国吹嘘四个自信,却高压维稳,要求媒体七个不能讲。累积起来,中国看起来更黑暗更僵化。
然后,张维为又对政党的定义发表了“高见”,让人想起孔乙己的“回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吗?”  张维为说“中国共产党这个名字是‘党’,但这个‘党’和西方政党的‘党’是完全不同的含义。党这个词在英文中是叫party,在法文叫parti,西班牙文叫partidos,词根都是part,部分。所以西方的政党理论简单来说是很简单的,就是一个社会是由不同的利益团体组成的,每个利益团体要有自己的代表,也就是一部分利益的代表。某种意义上这就是多党制的起源。所以西方政党是公开的部分利益党,然后不同利益党通过竞选,搞票决制,你得51%的选票,我得49%的选票,你就赢了,我就输了。”
共产党共产党,就是西方的党,苏共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成立共产党,中共学习苏共接受马克思主义,就成立了中国共产党。party有很多意思,你有若干好友,经常一起喝茶,那么你们那帮人就可以叫做茶党(tea party). 从政治的角度说,政党就是有组织的一群人,他们有相同的政治理想。既然如此,共产党就没有什么值得神化的,它也是一个普通的政党。能说party的词根是part(部分)?似乎看不出来,如果是,那么可以说part的词根是par,那政党又和高尔夫球打的杆数联系上了。所以张维为比孔乙己更能显示学问渊博。
张维为虽然是学英语的,其语言能力不过尔尔。真要研究西方词源至少要追溯到拉丁语,party(英语)来自partie(古法语),partie来自partiri(拉丁语),partiri的意思是“分成部分”。可是,这样可以说政党就是一部分一部分,因此多党是天然的。这并无什么利益的分割的意思。如同人名一样,党名只是区分不同政党的名字。既然共产党是独裁的,所以称它为独裁党更能说明它的真实状况。
因此,政党本身不是什么“部分利益党”。张要神化共产党是“整体利益党”才扭曲定义污蔑其他一切政党。
固然每个政党因为政治理想和理念不同,代表的人群不太一样。但是政党竞选都是要代表尽可能多的选民。执政,国会也总有几个党的议员,所以,这个集体代表了全国人的利益。
而共产党一党专制,是真正代表部分利益,即共产党的利益。
张维为进而污蔑多党制:“如果中国也采用西方这种部分利益党的模式,那么中国马上就会出现几百个甚至上千个政党,比如上海党、天津党、石家庄党、哈尔滨党、湖北党、江西党等等等等。然后就是国家分裂,内战爆发,无数生灵涂炭。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中国采用过西方这种部分利益党的模式,导致了军阀混战,国家四分五裂,而且每个军阀后边还有不同的西方国家支持,这是一个非常深刻的政治教训。”   辛亥革命后中国还没有从思想基础上进入现代国家。既然一党专制那么好,那干脆让国民党统治中国好了,至少国民党北伐战争胜利了,结束了军阀混战局面。
近代世界,国家分裂,内战爆发多发生在独裁国家,封建色彩越浓越容易混乱。中国的国共内战是这样。大清虽然内战内行,但是割地赔偿比分裂还糟糕,内部分裂了,还是自家人分家。割地赔偿,赔给俄国,日本,法国(越南),统统收不回来。共产党,所谓的“整体利益党”难道比大清的家天下更整体吗?
张说“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更重要的还有红色基因。中国共产党党章开宗明义第一句话就是,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 这是欺世盗名的说法。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那是想推翻国民党时拉拢工人罢工的说教。而真正打仗送死的是农民。夺取政权之后,社会精英被迫害,剥削农民保障工人特权让城市安定,但是大跃进导致数千万农民被饿死,共产党丝毫不怜悯。有点意见的像彭德怀就被打成反党集团。情势略微好转,祸根毛泽东不但不为自己的失败承担责任,反倒发动文化大革命清算其他官员。这样一个政党,到底代表谁的利益?
“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拒绝普世价值,却要西方理解共产党,张维为发什么疯?
利益利益,只讲利益不讲普世价值,会反受其害。美国也跟你来个利益高于价值,怎么办?
7/9/2019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