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评论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续8)

3已有 385 次阅读  2020-09-09 21:36
瘟疫时期人们有理由感到消沉一些,因为很多人本来就是消沉的。
消沉时,写作文,古罗马的西塞罗如此,战争甚于瘟疫,李清照也是这样吧,话说另一位政治家,叫做黑师柳(Richelieu),人生不得意无须尽欢之时,也写作文。

托克维尔尽管鞭笞旧制度的种种罪恶,可是,也许有些事情对于他那个时代的智者来说是不言而喻的,对于我们当今读者来说就变得语焉不详。比如绝对权力绝对政府是怎么来的,政府收税多么沉重,钱都哪里去了。说皇帝顾问委员会权力太大,那么顾委会主任是谁,干得怎么样。凡此种种疑问,研究一下黑师柳可以略见端倪。

黑师柳,中文通常翻译为黎塞留,但是我的翻译更接近法语的音译。发现中文的“黑”音太少,除了黑嘿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字。我的作文又不是发在中宣部的人民日报上,黑就黑吧。


中文介绍比较简单,黑师柳公爵(Duc de Richelieu),法国贵族,1629年授予普瓦图一个小领主的后代,当时的首相黎塞留枢机主教。他妹妹的后代继承了他的爵位。除了主教本人外,第三任公爵为法国元帅,第五任公爵曾两次成为法国首相,也是知名人物。

我经常见到黑师柳这个法国名字,不知间歇地读了什么不够系统的文章,最后见到这个名字就感到厌恶,认为是法国宫廷阴谋家的代名词。不过,昨天看了一下介绍他的“历史秘辛”节目,感到他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当然,恨他的人很多,因为战争,收税,皇帝路易13身边红人,大权独揽,所以从贵族到平民,万人恨之入骨,恨到屡屡要付诸行动暗杀他。他这样的人物,在中国,不必等着其他“贵族”暗杀,皇帝自己就可以把他杀一千遍,或者,中国“贵族”到皇帝那里告状,也可以杀他一千遍。换一句话说,这样一个卓越的政治家,不可能在中国的土壤上产生。他造就了现代法国,他让法国强大,因此,法国人最终不得不承认其伟大,尽管他自己部分出资,围堵新教徒城市豪晒尔城,饿死一万五千人。我认为,他为后人留下了有趣的关于政治家的理论,他创立了法兰西皇家学院,促进了法语文学与哲学的繁荣。


黑师柳全名是 Armand Jean du Plessis de Richelieu,通常叫做红衣主教黑师柳,生于1585年,死于1642年。

其先祖因为参加了宗教战争有功,皇帝亨利三世于1584年把吕松(Lucon) 这个教区给了他家,当地教会自然反对,因为收到的税就成了他家的而不是教会。他的父亲,做过亨利四世的警卫队长,在他五岁时就死于热病。可是很难想像,这样一个贵族之家,有一个教区的教民供养,在他父亲去世的时候,竟然有一屁股债,简直是后来法国的故事,不过“谢主隆恩”,“皇家的大度帮助他家避免了财政困难。” (皇家有难无人帮,大革命一了百了)。
9岁时,他的舅舅把他送到了巴黎的纳瓦尔(Navarre)学院读书,其舅舅也是贵族,也是有名的大和尚(我姑且这样叫吧)。纳瓦尔(Navarre)学院,是法王飞利浦4的妻子Jeanne de Navarre于1304年成立的学校,接受来自她的省的学生。学生不问出身,学习语法,逻辑(跟公元前一百年的罗马贵族学的一样,并且,也用拉丁语),神学。到黑师柳的时代应该变成了贵族学校吧,我猜想。大革命,这样的皇家学校就被取缔了吧,校址上成立了法国两百年来最科技精英的高等学府:综合技术学院,虽然听起来不高大,但是,法国中学毕业会考大约前两百名学生才有机会进去。

后来,在亨利四世的推荐下,他进入了专门培养贵族的骑士学院,“历史秘辛”节目是这样介绍的。因为他上面有两个哥哥,按顺序轮不到他接班成为教区主教,是应该学习骑士之术上战场打仗的。在这里,他学习驭马,那时驭马是一种艺术,也许让动物听话顺从比让人更难?也许吧。还学习马上杂技,击剑,舞蹈,文学,数学,绘画。写到这里,想起托克维尔描述的贵族当兵可以免税。
法国做学问的系统性很好。他要当军官打仗,学文学绘画有必要吗?但是,创造发明,从文到理,学得少而专且精远不及学得博而粗,这是我经历中法两种教育的亲身体验和总结,在此不加详谈。试想,他学文学学绘画也许对打仗没有直接用处,可是他成了红衣主教和首相,他创立法兰西学院,他收集艺术品,他建立城堡,他写书谈政治,书到用时不嫌多。朱熹之类似乎也有大学问,但是仅仅是儒家的一门孤陋寡闻学而不可问的知识。


1599年,他遇到在Navarre的一个校友,也在骑士学院,这位贵族宣布放弃名号和军事生涯,要成为方济派中的卡普散派的僧人。

1605年他的兄长阿尔丰斯拒绝当他家的教区主教,而去一个大修道院当和尚,他家也不想因此失去一个教区的收入。黑师柳此时多病脆弱:变成主教也挺好的,到大学读书对他很有吸引力,1605年开始学神学,1607年在索邦大学得到博士学位(这也算前面说的系统性全面教育的好处吧,很容易跳进一个新领域)。

他成为牧师虽然不是出于诚心,但是也是尽职尽责。1606年21岁时就被亨利四世任命为吕松(Lucon)主教。第二年他去罗马接受教皇正式任命。有传言说他谎报年龄,因为被任命主教的最低年龄是26岁。但是他在教皇前也承认了这个行为,教皇因此说:“如果他活得久,他会成为大盗”。可是这种说法并非很可靠,有人认为他去罗马恰恰是为了说服教皇对他的年龄网开一面。当然,他有卓越的说服力,教皇也可以因此说:“如果他活得久,他会成为大盗”,他毕竟得到了同龄人不被允许得到的教职。

他真正到吕松任职是1609年,但是很快显露其天主教改革者的个性,成为法国第一个主教施行远在1545-1563年特朗特(Trente,意大利)的宗教大会的机构改革方案。
他成为François Leclerc du Tremblay-约瑟夫神父的朋友,这一位就是前面说的放弃贵族爵位成为卡普散派僧人的那位。可以说约瑟夫神父是黑师柳的贵人,然后,又经常成为黑师柳的特使。
自1614年,他坐上了政治火箭。在皇后特别秘书的支持下,他被所在选区选为全国三级会议的教士代表。之后成为议会发言人。
经红衣主教培洪(Perron)的推荐,他又成为摄政人员,新皇帝路易13生于1601年,其时尚未成年。
美地奇的玛丽,是皇帝的母亲,于1615年11月任命他为年轻皇后奥地利的阿娜的教父。一年后又成为皇帝顾问委员会中的外交部长。其时“摄政王”实际是玛丽的意大利情人恭奇尼。

1617年四月,路易13与吕易乃斯公爵发动暗杀,把恭奇尼枪决了。把皇太后玛丽也要从皇帝身边赶走,路易13在卢浮宫看到黑师柳,对他说,吕松的先生,我终于从你的暴政下解脱了。在中国皇室类似情况下,黑师柳命都没有了。他跟着被贬的皇太后到了布路瓦城堡。6月11日又不辞而别,因为对她的顾问主任不信任。隐居起来,很痛苦,认为政治生涯失败了,就写起回忆录“政治见证”。1618年皇帝把他流放到阿维纽,在这里他写了“基督徒指南”。

玛丽,于1619年2月在别的公爵帮助下从布路瓦城堡逃跑了,还成了贵族反叛头领,黑师柳机会又来了,不过是吕易乃斯任命他负责让母子和解。黑师柳成功让他们达成了一个和解协议。可是后来皇太后又不满意,又发动战争。黑师柳算是在反叛一方,不过小心翼翼,结果反叛失败之后,还参加协商和签订协议,在中国,这又是满门抄斩的命运。

吕易乃斯是路易13的红人,表面上接近黑师柳,让其侄子跟黑师柳的外甥女结婚,但是他跟皇帝暗中作梗,本来因为让黑师柳做协商中间人而答应把红衣主教的位子给他,可是实际报给教皇的是别人。可是在我看来这已经很人道了,中国强权根本不商量,会以杀杀杀结束权争。吕易乃斯短命,发烧之后死了,政治真空有利于玛丽,她帮助她的保护人从新教皇那里得到了红衣主教大位。皇帝仍然对恭奇尼记忆苦涩犹新,并没有把这个红衣主教招到身边来,到了1624年4月,才把他重新招进皇帝顾委会。此一决定,标志着路易13统治的决定性转折。

说到这里,你可能想路易13怎么这么窝囊。一方面,从中国封建帝王的残忍角度来说,他是很窝囊,不把政敌,哪怕是母亲,一刀毙命,但是这就是法国,是另外一种封建文明。另一方面,他确实够窝囊,黑师柳是宫廷阴谋家?非也,他首先需要在宫廷阴谋中幸存下来,可是他为什么一直到现在都跟玛丽是一个战线上呢?在历史秘辛节目里,说到路易13,是体弱多病,人们经常会问,皇帝今天会不会活下来,说明身体太糟糕,并且口吃。中世纪的法国贵族似乎真是弱不禁风,什么肺结核,什么热病,什么性病,似乎很流行。吕易乃斯这样的大贵族,有什么"Pair de France"的尊号-法国之尊? 也只是刚四十多岁就因病去世。不过,这样的贵族已经是很大度了,他并没有残杀黑师柳,无意之中,给弱势的皇帝留下了一个强势大臣,塑造了新时代的法国梦。因缘际会,梦,不是你瞎吹,拉拢一帮豚犬之辈,就可以做成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lita 2020-09-10 09:23
    许多年来,我就怀疑“革命”一词,破坏性灭绝性到底好还是坏。
  • 夜夜笙歌 2020-09-10 11:50
  • 思想 2020-09-10 22:13
    那么他写了什么书?最著名的是“政治见证”,据说是跟圣奥古斯丁,卢梭的忏悔录齐名的回忆录。但是,因为法国大革命把他的声名败坏了,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
    估计中国还没有人翻译。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