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丝绸之路和西域人(7)

3已有 489 次阅读  2023-01-29 23:28
“而汉使穷河源,河源出于阗,其山多玉石,采来,天子案古图书,名河所出山曰昆仑云。”

于阗即现在的和田。汉使看上去是一群懒虫,没有追溯黄河源头,随便说于阗那里就是河源,应付皇帝。于阗在塔里木盆地南面,当然有河,否则怎么会有人定居在那里,但是那只是从山上流下的众多大小河之一,和黄河全无关系。皇帝信了,古书说河出昆仑,那么皇帝就命名此山为昆仑山。司马迁又说:“《禹本纪》言‘河出昆仑。昆仑其高二千五百馀里,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也。其上有醴泉、瑶池’。今自张骞使大夏之后也,穷河源,恶睹本纪所谓昆仑者乎?故言九州山川,《尚书》近之矣。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 《禹本纪》早已失传。古人自己不出游,反倒呆在家里臆想:“昆仑其高二千五百馀里”。尽管作者只是无聊做幻想,但是像司马迁对这种描述至少是半信半疑的。因此,他也无法肯定张骞看到的山是否就是古人说的二千五百里高山。但是他认为《尚书》对九州山川描述更接近真实情况。《山海经》中的所有怪物,司马迁不敢再信了。
不管怎样,说明古人缺乏探索精神。张骞虚报河源,也没有人真的去探索一下。《山海经》中的怪物,大概把古人吓得不敢走向远方无人处。

同西域交往热络之后,皇帝出去巡游,喜欢带着外国人,在大都市招摇,把财宝和布匹赏给看热闹的人,来彰显汉朝富有。还让外国客遍观各仓库府藏之丰富,见汉之广大,外国人很惊讶。

所以,中国人喜欢炫富吹牛,自古以来如此,像毛泽东这样的皇帝,自己的人民饿死无数,还要援助粮食给遥远的阿尔巴尼亚。

汉人这样招摇的结果是,匈奴哪怕只是帮单于送信,这些国家也不敢为难他们,提供饭食。而汉使来了,不出币帛就吃不上饭,不买东西就不给马骑。

大宛附近盛产葡萄酒,“富人藏酒至万馀石”,酒存十来年不败。马吃苜蓿。汉使取其种子来,于是天子始种苜蓿、葡萄肥饶地。但是没有描述葡萄酒,说明汉人懒得学习酿葡萄酒。葡萄酒自然有好有坏,不学,则永远酿不出好酒。而初次尝到葡萄酒感到不好喝,也不等于葡萄酒都不好喝。
“自大宛以西至安息,国虽颇异言,然大同俗,相知言。其人皆深眼,多须髯,善市贾,争分铢。俗贵女子,女子所言而丈夫乃决正。其地皆无丝漆,不知铸钱器。及汉使亡卒降,教铸作他兵器。得汉黄白金,辄以为器,不用为币。”
可以说这些使者没文化,又不学习当地语言,所以司马迁也无法准确说出大宛到安息一带有几种语言。大月氏一带官方语言是希腊语,安息应该是波斯语,印度是梵语,当地人也许懂几种语言。当时汉人对希腊和希腊语完全没有概念。
“俗贵女子,女子所言而丈夫乃决正”。这个描述倒是很好表现了外国人同汉人的不同。女子发话男人才决定。汉人受儒家之害,女子,儿子,臣子都没有发言权。所以,中国人自古就活得很压抑,生命缺乏色彩。

“不知铸钱器。及汉使亡卒降,教铸作他兵器。得汉黄白金,辄以为器,不用为币。” 这大概是说这些西域人不会做铁器。得汉黄白金(铜锡),做器物,不做钱币。司马迁不知道,西域流行的钱币是真金做的,所以他们并不喜欢以铜铸钱。中国大概对私铸铜钱罚罪太严而没有人敢做。若在西域包括印度铸铜钱,那么会伪币泛滥。金币不同,足成的金子就是金子,你自己造多少金币也不会使金币贬值。

------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