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2

    党大还是法大, 这是一个伪命题吗?

    复旦大学中国宣传院的李世默在观察者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与法治”,观察者网页面的题目为“党大还是法大,这本来就是一个伪命题”。 李世默又不是法律人士,解释国家层面的法治问题并不比一般人高明多少。并且,几年前共产党不是有“七不讲”这样黑规矩吗,其中之一就是不要讲权贵资本主义。李世默就是中国权贵资本主
  • 2

    社团组织的阴谋与阳谋

    上篇文章“从圣殿骑士到骷髅会”谈到共济会之类组织的历史和作用。一个具有神秘色彩的组织,总是会引起政府和宗教界的警惕。美国企业家和传教人帕特·罗伯逊在1991年写了畅销书《新世界秩序》,他写道:“世界上存在一个阴谋,它是透过共济会、秘密的光明会、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三边委员会和犹太银行家组织而成的精英集
  • 4
    我们经常会被各种信息轰炸,之后它们都是过眼云烟。可是有的时候被反复轰炸,就不免要探探究竟。比如, franc-maçonnerie这一法语词,我在法国时肯定听说过,不过估计当时以字面意义理解便罢, franc多是代表坦诚的意思,maçonnerie是泥瓦匠的意思,叫做砖家也行,如此便罢。后来,也看到中国媒体说共济会是
  • 3

    习近平,一代骗子治大国

    我的前一篇文章“中国人也会学习希腊哲学吗?”中提到别人讨论的“希腊伪史论”问题。我不以为然,难道一个国家的历史可以由后人伪造出来吗?现在中国倒是流行仿古赝品,高价销售骗人,但是你说古希腊的伟大历史学家的作品都是后人伪作的,那等于全部西方历史都得重写。比如你说“左传”,“史记”都是宋朝人伪造的,有什
  • 3
    几天没写字,感到对不起时光,尽管这阴霾的时光,全世界都没有什么令人鼓舞的事情。正好看到这样一个题目:“王晓朝:希腊人对本民族文化,也曾产生过疑惑”,我想我对这个话题很有发言权,因此说几段话,如果你有兴趣读完,应该有所收获,因为这也涉及到教育,科技,创新和政治。 王晓朝是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习近平皇
  • 3
    今天看到一篇访谈文章,题为“韩毓海:《龙兴》——深化对世界历史与现实的认识”。文章开篇介绍到:“10月份,中信出版集团出版了北京大学中文系韩毓海教授的新作《龙兴:五千年的长征》。本书从制度建设、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变迁的角度,为读者勾勒出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长征史。此书蕴含了中华民族怎样生生不息的重
  • 2
    “人民网“于2019年11月21日发表了一篇歌功颂德文章“中国为什么能从文盲大国迈向教育强国?”,作者李依环看上去是报道教育方面的老油条记者,油腻,赞美党国喷喷香。然后,这篇文章在长城防火墙内火速开花,解放日报,中青在线,星島日報等等纷纷转为兜售。 我经历中国法国教育,又在美国被动观察美国教育,因此对教育
  • 1
    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孔丹清华演讲:祖国变革的人生体验”。是根据中信集团原董事长、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孔丹2019年9月27日在清华大学举办的“中信大讲堂第五十八期·祖国变革的人生体验”。 实际上,孔丹这一批红色贵族口口声声吹嘘“革命基因”,代表了权贵阶层的猖狂无知和厚颜无耻。他们这些在京的高干子
  • 5

    古今贵族与精英教育

    关于贵族,中国人受到共产党教育的影响,是完全负面的。说到贵族,我们可能想到,他们拥有奴隶和土地,还有爵位和世袭特权,不高兴可以把奴隶杀了。可是,全面看世界历史,历史实际上就是贵族统治,贵族战争,贵族政治的历史。而我们中学的历史教育却给出人民创造历史的结论,这是以阶级斗争为主导的一种结论,仿佛只有劳
  • 7
    分享

    虫蠹

    思想 2019-11-05 14:55
    我的衣服不算多,但是累积时间长了也不少。几年前注意到毛衣被虫子咬破洞,因为不喜欢樟脑球的味道也没有做什么。 最近发现我的西服和裤子也被咬了,才赶紧买樟脑球。可是羊毛西服有四五件。一件在法国时买的,彻底废了。另一件有两三个小洞,有一件一个洞。在法国时曾买了一套衣裤,花了四百多美元,裤子还是皮尔卡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