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真的必须戴口罩吗

5已有 747 次阅读  2020-03-24 03:20
早上醒来已经7点了。连滚带爬起床洗个脸往外冲,本来预计卡点到,谁知路上车多车速慢,有的路段还堵车,到班还是晚了5分钟。快下车到车门那等待时,车门处座位有个女士拼命咳嗽,听到她咳第一声我的心已经到嗓子眼儿了,迅速瞟了她一眼发现她只是带了个普通的布口罩,头皮发麻。不过越听越不像是干咳,反而松了一口气,赶紧示意后窗的阿姨把车窗缝打开,对方秒懂。
如果这种情况,咳嗽的人不带口罩,我想我会立马逃回二楼,等乘务员处理完再下车。当然了,真实的情况是,不戴口罩的人去不了公交车在内的一切公共场所或设施。口罩,已经变成了一项社交礼仪。
那么,真的必须戴口罩吗?我不是大夫,无法做专业论证,但说实话,作为一个普通人,口罩到底是不是必须我不关心,只要口罩有用我一定会戴的,只要不是国家强制要求不能戴。
我对口罩开始上心是因为有病毒学的大牛管轶的建议。作为个体,面对疫情,我听病毒学家>医生>其他权威>其他人。我应该是1月20号,大年二十六回老家休年假,21号网上关于不明肺炎的消息已经激发第一波热潮:朋友圈刷屏讨伐吃野生动物。我的第一反映就是肺炎,感冒,立刻打电话给姐姐让她有空去买医用口罩和一次性手套,但没有太当回事,她去了一家买到最后两包口罩就算了。当23号刷到财新网对管的采访,看到他返港时看到机场安检的小姑娘只带了一层口罩就善意提示,但是小姑娘说这是她自备的机场怕引起恐慌不给发时,我已经上心了。因为我明白,恐慌引起的踩踏才是最可怕的,如果有机构说不用干啥的原因是怕引起恐慌,风暴一定已经在路上了,而且管的分量在这里,他是个独立科学家,不会考虑实然而是考虑应然,听科学家的建议肯定比听社会学家的抢跑。
事实上,钟南山、张文宏等医学大牛也给出了戴口罩勤洗手的建议。我很喜欢张文宏,他对外国人不建议戴口罩的解释我是信服的:一是如果每个人都戴口罩,口罩数量可能不够,二是国外的发病率低的情况下,戴口罩是否有必要。有朋友提到社会文化和舆论的问题,在国外戴口罩的一般是病人,如果出门戴口罩可能会被打,所以大家不敢戴。有的女士选择把自己用围巾或者T恤包裹起来,装成阿拉伯妇女的样子。
这其实就涉及基于现实的社会舆论引导。社会学受到经济,文化的影响,社会学家的建议往往是实然的,根据社会现实引导人们的行动,有时候不得不撒谎。这么说吧,这时候医疗资源已经是有限且紧张了,人性是自私的,指望普通人把口罩让给医疗队,并不现实。就拿N95口罩来说,它的防护效果肯定是最好的,有渠道的人一定是优先买N95,再次买三层医用外科口罩,再再次工业口罩纱布口罩,最后布口罩。普通人基数大,哪怕人人只抢一个N95,医疗队伍能获得的资源也被大大挤占了。所以在医疗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社会学家明明知道戴口罩对公众好,也不得不跳出来说不用戴口罩,怕的就是普通人抢占医疗队伍的资源,导致全军覆没。当然,说这种话必然要建立在两个条件基础上,一个是发病率低,一个是隔离条件好,总结成一个词就是地广人稀,碰到病人几率小,哪怕家里有病人也有单独隔离的条件,对口罩的实际需求自然小。
我自己的心态也经历了戴口罩是不正常到不戴口罩不正常的过程。戴口罩在中国的社会文化中并不是正常的习俗,中国人除了雾霾的天气,没有戴口罩的习惯。记得有个教授专门发文章,建议向日本学习,把戴口罩当成是基本的道德礼仪,因为生病戴口罩是一种利他的行为。这篇文章问世初期,也遭到不少骂,说什么崇洋媚外之类的。但是官方很快出手引导了,我们能看出很多迹象,比如新闻发布会上,出席的官员是戴口罩的;医生等专家建议戴口罩勤洗手;各地要求公共场合必须戴口罩;到了社会热点,就有很多有意思的热门,折射出戴口罩成为公共共识在深化。我还记得在好几个让大家哈哈大笑的热门,讲的是村委会巡航无人机喊话不戴口罩出门的老奶奶/出门干活的老爷爷/走亲戚的妇女赶紧回家,还有公园管理处无人机提醒小朋友/拍照的人戴好口罩不乱折花的。
从人们自觉戴口罩到强制必须戴口罩,其实也经历了现实中口罩断货、物资管制、强制不串门不聚会、各大企业转型产口罩,舆论中自制口罩、倡导戴普通口罩捐兑n95、怎样提高口罩使用次数、倡导单独处理口罩垃圾等过程。十三亿人口,敢建议戴口罩,原因主要是有底气,中国是口罩制造大国,占全球产能的八成以上。有料,有人,有生产线,哪怕受到春节停产和疫情不能复工的影响,中国也是能保障口罩的供应的。假设其他国家冒然像中国一样强制要求戴口罩但是没有足够的产能,给社会带来的必然是恐慌和混乱,反而不如倡导呆在家里。
同样的,十天建起一座医院,改建方舱医院,也不是必抄。新建医院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人口密度大,医疗资源受挤兑,而新冠又是传染性特别强的疫情,让病人在家自愈,就自然有两个走向,一个是疯狂求医,挤兑医疗资源,造成院内感染,得不到很好的医疗照顾,在医院没了。第二个是在家自愈却没有好的隔离条件,造成家庭传播,一家一家的没。大城市多高楼,多密集小区。人口超千万的城市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毒素迅速蔓延,壮士断腕其实是一件很悲情但又不得不选择的事,还是那句话,恐慌造成的踩踏,远比恐慌本身更恐怖。如果人均居住面积大,有好的隔离条件,也许国外能够用更小的成本控制疫情,也是好事。
现在唯一担心的,其实是政府的犹豫不决造成民众麻痹大意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也就是说政府会出于避免恐慌和控制成本的考虑左右衡量犹豫不决,民众虽然不会因此过度反应挤兑医疗资源,但麻痹大意会导致传播不可控溯源不可靠,陷入大传播。从一些消息来看,国外好像仍然采取了轻症居家隔离的措施,和武汉初期相似。这恰恰是要担心的。传播性强,病情反复,居家隔离会自愈还是加重?
虽然不掌握病例,但这次疫情的信息是非常透明公开的。在很多地方,确诊病例的活动轨迹几点几分去了公交在哪个柜台停留都被列出来,但除武汉外,各地的确诊其实是有限的,多数是密切接触型,家庭聚集性的占大大半,通过交通工具菜市场感染的其实少之又少。网上流传某些地方大爷不戴口罩买菜,15秒停留被传染;坐公交曾摘下口罩之类的流调的确曾让我心慌,但是说实话我对地方这些流调持怀疑态度,太戏剧化了。如果传染性这么强,那菜市场只有这一个大爷没戴口罩吗,恐怕被传染的会是更多人。但事实是没有,所以这个病一定没有那么玄幻,择人传播或者波形传播。聚集性病例可能说明的是家人等长时间的密切接触者会很危险。也就是说,长时间在封闭空间很危险。人员密集、主要通过中央空调换气的大型建筑物比较危险。像超市、商场、医院这些公共场所,真的应该能不去不去。
各地有各地的实际情况,找出问题症结照方抓药,降低防疫成本,恐怕会是八方过海,各显神通。在国内付出了这样的代价的情况下,希望国外能正视那些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少走弯路,及早恢复吧。但对个人来说,能做的恐怕就是最大限度的保护好自己,宁愿超前一点,反应过度一点,不往危险的地方跑,最大程度的爱护自己,也是对他人负责了。所以,哪怕不是必须,口罩,我也是要坚决戴的。毕竟,时代的一例灰,落到每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哪怕外界有如此多花花绿绿的言论,都有各方考虑,自个儿要捡最适合自己的听啊。

下午看到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本地出现第一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患者住旅英回来后确诊病例楼上。流调发现,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可能是因为俩人都走过楼梯。朋友们,口罩不能摘啊!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