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胡扯一下网文凉热事

6已有 919 次阅读  2020-05-03 13:07
啊,对了,另起一文记录一下,今天刷到了一篇文章,看后蛮有感触。讲资本家的毒鸡汤的。马云说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作者列举马云悔创阿里996是福报等言论,举刘强东前脚说把员工当兄弟后脚说混日子的不是我兄弟清除三类人等例子,说马化腾就不虚伪,阅文直接把作者当长工。最后作者直言资本家的伪善,把员工当奴隶还要替奴隶找出爱当奴隶的一百万个理由,而员工已经不信毒鸡汤了。底下一片"伪善,吃人,毛选""掐指一算这文章活不过俩小时"的评论。想不到竟然看到从现实出发直言阶级矛盾的活文章,真是少见。
也不奇怪吧。一方面,最近出了一个员工拒绝加班被判赔款1.8万的案例,难免激起兔死狐悲的同情,另一方面,本来年前就有大厂员工离职以敲诈被羁押251天不了了之的陈例在前,而疫情期间企业和员工矛盾被放大,这种充满年代感的又有了新土壤。其实高速发展真的掩盖了很多矛盾,特别是用钱能掩盖弥河的东西,一旦钱没有了,再不加点感情鸡汤,老板和员工仅存的脉脉温情窗户纸很可能就崩了。
我想的是,其实资本挺像浪潮的,它席卷哪里,哪里的收入就噌的涨起来,行业的人搭着便车享受高速发展的红利。但是资本又不是来做好事的,前期投入那么多,总有要收回成本创造利益的那一天,回潮的那一天,赶海的小动物就被大水卷走了,也很正常啊:蜂拥去薅资本的羊毛总会被反薅,这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我总觉得资本天生就是逐利的,而且还追命夺权,你真当它做慈善吗,用良心和社会责任去框资本有些天真了吧。
就拿网文来说,阅文的做法的确阉割了作者的创作权,但是回头想想,其实网文这个东西在没有资本介入时挣得都是搬砖的辛苦钱,当资本介入打造了动漫电影影视大IP的时候,作者才一下子享受到了巨大红利。想想,作者创造了一个剧本,而书粉只是一个小圈子,打破壁垒使故事大众化的流量和市场都是资本创造蓄养起来的,作者却想占分红的大头,这实在是太高估当今编剧在现代影视中的地位和话语权了(建议看看宋万金在吐槽大会的经典吐槽,潘粤明当主咖那期)。
阅文打造免费阅读平台,遵循的还是互联网企业打造平台坐庄抽成的逻辑。通过免费吸引和扩大"买家"流量,进而为卖家提供市场,吸引品牌卖家入驻,然后垄断信息和产业上游,开发周边产品,形成完整成熟的文化市场。这是一种商业模式,算不上周扒皮。对平台来说,老模式遇到了new money,实在不是秒事。因为不光是腾讯,阿里也早就布局网文了,现在腾讯系和阿里系还在各自抢占市场,只闻到火药味儿,没真刀真枪干起来火拼,晋江之类的平台如果是独立的,早晚会面临站队的问题。提早抱大腿还有冲锋陷阵的战略价值,晚了可能就被吞并冲击的渣渣也不剩了。这种教训在拼车电商社交等领域简直前车之鉴遍地悬尸。
对作家来说,大概有分野吧。有很多商业作家,特别是起点流的爽文作者,写网文就是恰饭吃,已经瞄准了读者人群和年龄特点,只写符合这个群体口味和特点的东西,本身就没有多少思想价值,顶多是个精神鸦片产业链上种烟草的人。卖给谁不是卖呢,当然要选择出价高的人,就不必多替他们想想什么叫文人气节和节操了。大家都是商人。还有一类作家,真的是花费了大量心血才创造一部作品,这是生养了一个孩子,刚看得出是个人才就被买断代孕了,他们是无法接受自己的作品被瞎胡乱改编的。就像天下霸唱的鬼吹灯,作者被坑卖了作品版权,大家都知道这孩子是他生的,但法律上就归别人了,中间人算不上人贩子,你又能怎么办。鬼吹灯的影视剧被拍的参差不齐乱七八糟,再好的ip都毁了,实在不能说不遗憾。但是网剧明显质量高一些,这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当年还没网剧这个概念,作者权益没被霍霍干净。这个例子也说明,没有千金钻别拦瓷器活,资本爸爸出钱就可以了,作品质量还得作者出面监控,越俎代庖的结果就是越弄越烂。而且著作权卖出去,势必会造成圈内阶层化出现,大鱼吃小鱼,大作者或者资本巧取豪夺小作者正当权益,后者求告无门,只能捉刀,等于把小作者的上升渠道截留了,这才是这种商业模式的暗黑之处。
对读者来说,很多时候,免费就是王道,折扣就是真理。到市场成熟时,自然有粉丝经济为商业作家偶像买单,至于这是人设还是其他,就不必多想了。读者只能被资本裹挟着前进,如同往日无数个消费领域在资本挥舞的优惠券和补贴诱惑下养成消费习惯和行为模式,最后接受定价和广告。而且到时候大家都在吸免费的精神鸦片,顶多买个年卡免广告……
创作自由是艺术绚烂的先决条件。为什么中国走出国门的文学作品会是莫言和大刘这样两极分化的题材作者,而后者带动的势头更足?因为有些现实,只有在国外才开花,作者还没被发现就饿转行了。而科幻,在任何领域都能不受约束的打开翅膀,赶上了资本热的好时代。资本注入,意味着创作多一层束缚,而击浊不一定扬清。当然,也有可能我们会在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养出成功的商业作家团队来。不过我真诚的建议这么搞不如去让AI搞创作,他们不受劳动法保护,不搞事,天天码字,而且肚子里有存不完的梗,自己会分析市场口味来创作。干嘛撕破脸去抢作者的口粮呢?多赤裸裸。商业作者和文艺作者,各有各的平台捧,才是健康的。一锅炖,那就是糊涂味儿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20-05-03 16:57
  • 玻璃娃娃 2020-05-03 23:01
    每天看网文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
  • leino 2020-05-04 02:32
    夜夜笙歌:
  • leino 2020-05-04 03:47
    玻璃娃娃: 每天看网文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
    是啊。而且习惯一旦养成,就一直惯性下去了。我经常看了开头就闸不住,要一直追下去……不管好坏
  • 小马 2020-05-04 06:02
    资本本身是野蛮的充满生机的,它就像洪水,裹挟着一切事物向前奔流。而政府就应该是堤坝,把洪水限制在某个河道里,让它为我们所用,而不是肆意泛滥。。。。
    我这么说可能有人骂我五毛,但是我觉得之前中国GDP高速发展,一部分是因为国际经济都在走上坡路,另一不可忽视的原因也是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不能名正言顺的插手,总要被政府部门进行监管。
    然而现在很多人要求自由,资本的出入也放开了,但是中国政府对资本的管理意识还没有到位,更多的是被裹挟着往前走。我预见,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仍然会因为资本而吃几个大亏,然后才从中学习教训。
    话说,年纪越大,越觉得社会主义这面旗帜,既是在国际上让我们束手束脚的束缚,同时也是挡在我们面前的防火墙。
  • leino 2020-05-04 08:32
    小马: 资本本身是野蛮的充满生机的,它就像洪水,裹挟着一切事物向前奔流。而政府就应该是堤坝,把洪水限制在某个河道里,让它为我们所用,而不是肆意泛滥。。。。
    一管就死,一放就乱,是管理学上最大的难题。但是安心吧,别的不说,中国还是擅长修堤筑坝治水引流的。
  • 何瑞禾 2020-05-05 04:51
    小马: 资本本身是野蛮的充满生机的,它就像洪水,裹挟着一切事物向前奔流。而政府就应该是堤坝,把洪水限制在某个河道里,让它为我们所用,而不是肆意泛滥。。。。
    这次疫情是对全球政府的一个大考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