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又是一年芳草绿

7已有 735 次阅读  2020-04-30 16:42
下一句应该是“依然十里杏花红”。这是以前家里有一年贴的春联,不知道怎么我就记住了,并且一直记到现在。
但今天的话题是草地,因为草地维护是件极其麻烦的事儿。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这是朱自清写的《春》的开头。这个盼望的时间在我们这里要比别的地方更久一些。“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我们这里的春天比山间寺庙还要晚,一般四月底五月初才开始,偶尔四月的最后一天还下一场雪,可是最近只下了几次冰雹,看样子没雪了,所以算个早春!

房前屋后的草地早已经绿油油了,我家比邻居的好一些,没有遍地盛开的蒲公英,这要归功于我连续几年的“日拔蒲公英一百棵”计划,有时候拔上瘾还超额完成任务。因为我家的猫经常在草地上玩,而且还吃草,所以不敢用杀草剂,全靠手工劳作。好在春天太阳晒得暖暖的时候,一边听音乐一边拔草其实是一种享受,特别是身边常常围绕着几个胖猫,也算小区一景。

去年我注意到一种叫creeping charlie的野草开始疯长,草如其名,非常creepy, 靠发达的根系运作,跟蒲公英种子一样,落在哪里就在哪里生根,藤曼一样,所以蔓延的很快,于是每天下午我都多了一两个小时的拔草晒太阳时间。效果还是很明显的,今年的草地上这种野草少多了。我要对付的是另外一种也开紫色花的野草,wild voilet, 这种草也是根系强大,是一个小块茎,所以要使劲扣才能连根拔出来。

据说美国人每年给草地浇水浪费不少水资源,好在我家从不浇水,邻居也不浇,所以没有peer pressure的压力,就剩下控制野草和割草的问题了。割草已经从每次20美元涨价到30美元,看天气情况一月要割两三次。暑假回国的时候就请人来割,我自己割一次前后院大概半个多小时,一身大汗,所以这30元省得也不容易。

Creeping Charlie

Wild Voilet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