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许章润 pk 胡鞍钢,兼介萨义德的《知识份子论》

6已有 1476 次阅读  2018-08-07 10:38
《知识分子论》一书原是萨义德在英国BBC广播公司很有名气的瑞思系列讲演(Reith Lecture)稿,原名是Representation of the Intellectual(直译就是《知识分子的再现》)。

单德信说,萨义德的“Representation”至少有4种涵义:“知识分子为民喉舌,作为公理正义及弱势者/受迫害者的代表,即使面对艰难险阻也要向大众表明立场及见解;知识分子的言行举止也代表/再现自己的人格、学识与见地,”所以他干脆译成了《知识分子论》。萨义德本人倒是在《序言》中对他讲演的知识分子这个主题有一个简单的说明:“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是局外人、'业余者'、搅扰现状的人。”他的这个看法与我们所习惯的知识分子定义是全然不同的,现在社会上一般是把受过教育的专业人士看成知识分子的,根本没有想到体制以内的专家学者是不是知识分子都有问题!萨义德有他自己的理由。

萨义德认为,有两种知识分子,一种是现实社会中的多数知识分子,包括书籍的编辑和作者、军事战略家和国际律师等,他们所说、所用的语言都变成专业的,可为相同领域的其他成员所使用,而专家与专家之间的共通语言是非专业人士大都难以理解的。他们很可能关在小屋子里,有着安稳的收入,却没有兴趣与课堂外的世界打交道。他们的文笔深奥而又野蛮,主要是为了学术上的晋升,而不是促进社会的改变。他们迷失于众多细枝末节中,沦为只是社会潮流中的另一个专业人士。

还有一种知识分子。他们的活动本质上不是追求实用的目的,而是在艺术、科学或形而上的思索中寻求乐趣,简言之,就是乐于寻求拥有非物质方面的利益,因此以某种方式说:“我的国度不属于这世界”。萨义德将他们称为真正的知识分子。

真正的知识分子在受到形而上的热情以及正义、真理的超然无私的原则感召时,斥责腐败、保卫弱者、反抗不完美的或压迫的权威,这是他们的本色。他们应该甘冒被烧死、放逐、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危险。这样的人数量必然不多,也无法以例行的方式培育出来。他们必然是具有坚强人格的彻彻底底的个人,尤其必须是处于几乎永远反对现状的状态。他们是特立独行的人,能向权势说真话的人,耿直、雄辩、极为勇敢及愤怒的个人,对他而言,不管世间权势如何庞大、壮观,都是可以批评,可以直截了当地责难的。萨义德赞赏知识分子站在相对弱势的阶级、弱势者、少数民族和国家、地位较低或势力较弱的文化和种族一边。这并不是故意和政府作对,而是要时时维持着警觉,永远不让似是而非的事物或约定俗成的观念带着走。

真正的知识分子会觉得处于一种流亡的状态,这不一定是真实的流亡,更是指在一个社会中成为圈外人。萨义德指出,因为流亡者同时以抛在背后的事物以及此时此地的实况这两种方式来看事物,所以有着双重视角,从不以孤立的方式来看事物,而且不只看事物的现状,还能看出前因。即使不是真正的移民或放逐,仍可能具有移民或放逐者的思维方式,面对阻碍依然去想像、探索,总是能离开中心,走向边缘,在边缘你可以看到一些事物,而这些是足迹从未越过传统与舒适范围的心灵通常所失去的。

作者简介:

爱德华·沃第尔·萨义德(Edward Waefie Said,1935年11月1日~2003年9月24日),后殖民理论代表人物,著名文学理论家与批评家,也是巴勒斯坦立国运动的活跃分子。萨义德出生在耶路撒冷的一个阿拉伯基督教家庭,家境富有。他童年大多数时间在埃及开罗度过,从小就接受西式教育。1953年进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取得学士学位后又在哈佛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之后多年他在哥伦比亚大学担任英美文学和比较文学教授,也曾执教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萨义德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 、阿拉伯语和法语 。其还是一位出色的钢琴演奏家。2003年9月,萨义德因白血病在纽约逝世。



Table of contents : 
译者序
序言
第一章 知识分子的代表
第二章 为民族与传统设限
第三章 知识分子的流亡——放逐者与边缘人
第四章 专业人士与业余者
第五章 对权势说真话
第六章 总是失败的诸神
附录一 论知识分子——萨义德访谈录
附录二 扩展人文主义——萨义德访谈录
附录三 萨义德专著书目提要
索引
后记


 <以上内容摘自网络>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彭丽芳 2018-08-07 10:44
    胡鞍钢这类的工农兵纯属'术士', 在时下中国可用‘汗牛充栋’形容。可惜,他们连萨义德所说的第一类知识分子都不是。
    没有一个政党像中国共产党(那样),不仅承担着人民的使命、国家的使命和民族的使命,(而且)现在开始承担起人类的使命!--胡鞍钢
  • fenhonglian 2018-08-07 13:49
    这种人, 和夹头司马南一样的。
  • 夜夜笙歌 2018-08-07 17:52
  • 小马 2018-08-08 10:27
    真正的知识分子,在人群中应该是孤独的,游离的,旁观的。。。领了利益集团的薪水,自然就有了倾向。。。
  • 彭丽芳 2018-08-08 19:06
    小马: 真正的知识分子,在人群中应该是孤独的,游离的,旁观的。。。领了利益集团的薪水,自然就有了倾向。。。
    所以才会有李供奉“飞瀑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佳句。在登黄山时我才奇想, WK, 谁他妈的在撒尿!
  • 思想 2018-08-09 09:06
    Very interesting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