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故事新编的得失

10已有 964 次阅读  2020-09-17 11:03

去年看到微信朋友圈里有帖子惊呼:“那个猥琐牛郎又回来了!”这说的是内地2019年统编本小学五年级语文课本上册中的《牛郎织女》一课。其中描述凡人牛郎与天上织女“天仙配”,又重现了之前曾删掉的牛郎偷窥织女洗澡并偷她衣服的情节。网文引经据典,从东汉应劭的《风俗通义》、唐代传奇、明代小说一直讲到民国年间的京剧,提出古已有之的牛郎织女故事中并没有这个三俗桥段,这是民国京剧团为吸引观众加入的“香艳情节”。1958年这个民国版本被当作正版“古代神话”选入小学课本,但以上情节1968年被剔除,1978年恢复,2001年被删除,2019年却又恢复。

 

帖子作者批评这个版本是“被人调戏却爱上性骚扰者的弱智(反智)”故事。这话以2019年“米兔”时代的标准来看当然说得理直气壮,小学课本里选入这样的情节似乎也值得商榷。不过,文学作品不是法律条文,也不以道德评判为首要任务。“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甚或情理之外却别有风味,动人心魄正是文学的魅力所在。老实说,用现代的道德伦理观念审视传统文学作品,无论中外,肯定都能找出一大堆问题。低俗色情还罢了,性别歧视,种族歧视,阶级偏见一类标签连西方的经典文学作品都未能幸免,更别说原生态的民间文学了。

 

民间故事产生初期,必然泥沙俱下,良莠共存。希腊神话流传到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时期,欧洲知识分子对其中各路神祇暴露出的“酒色财气”的弱点大为不满,提笔删改。十九世纪德国人格林兄弟收集、编辑欧洲童话时,曾被其中的血腥、残酷、低俗所困扰。流传千年的儒家经典《诗经》还经过孔夫子删定,以“思无邪”为准绳呢。用研究民俗的周作人的话来说,人类蒙昧时期的文学作品表现出天真的残酷,肆无忌惮的放纵,未经现代文明雕饰,自有其野蛮生长的健康英伟、勃勃生气。现代人可能无法认同传统文学的思想观念、审美理念,但以“政治正确”为唯一标准来读书,获得的只能是干瘪、扭曲的图像。兼容并蓄,见多识广,才能学会去芜存菁,为我所用。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故事新编,以古喻今是文人雅士的一贯做法。鲁迅在《故事新编》中戏说大禹治水的故事,讽刺与他同时代、意见相左的古文大家顾颉刚口吃、鼻子红,虽失之刻薄,还能说是雅谑。近年来随着新媒体的普及,“话语权”下放到民间。铺天盖地的清宫戏以及网络上无时无之的同人、穿越小说,“篡改历史”尺度更大。将今人的言行、思维赋予古人,传统正史改得面目全非,有悖史实的谬误层出不穷,普通观众、读者却好评如潮,热烈追捧,正说明讲故事、听故事是人类与生俱来的需求。借他人酒杯,浇胸中块垒,用故事新编甚至歪解古人的手法来满足不平则鸣,同气相求的需要,是人生之常,不足为怪。《魔童出世》热播,不是还有人在讨论哪吒的故事是否为“强拆、霸凌”案例吗?

 

网文作者可能正义感爆棚,但未免言过其实。我们也是被“误导”、读了“反智”版牛郎织女课文的一代人,但并没因此都成为“猥琐男”、“弱智女”。成年人不必疑神疑鬼,看《动物世界》还能捕捉到“色情”、“暴力”。在老师、家长的引导下,孩子们学会甄别、批判文学作品更为重要。

 

《牛郎织女》故事在小学课本中的存亡可以作为一个有趣个案,让大家继续研究、探讨语文教育、文化传播、社会伦理变迁的若干重大问题。要从古今中外的文化中汲取营养,可不能因噎废食,为讲求“食品安全”而错过好书。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 lita 2020-09-17 15:54
    看到廣東一個13歲男孩與15歲女孩結婚的視頻,因為女孩已經懷孕了。是不是牛郎故事起了壞作用?
  • 夜夜笙歌 2020-09-17 16:16
    lita: 看到廣東一個13歲男孩與15歲女孩結婚的視頻,因為女孩已經懷孕了。是不是牛郎故事起了壞作用?
  • Terms 2020-09-17 23:03
    “政治正确”为唯一标准来读书,获得的只能是干瘪、扭曲的图像。兼容并蓄,见多识广,才能学会去芜存菁,为我所用。

    点赞。
    现在很多人对艺术创作,吹毛求疵,动不动上纲上线,企图罗织罪名,其行径宛如文革红卫兵那套,嘴巴高喊革命,实则只不过是想为非作歹,趁机害人,,一副卑鄙下流做派。
    比如最近袖侧被网曝,,
  • leino 2020-09-18 09:12
    心有莲花,看万物皆为莲花。心有……
  • 何瑞禾 2020-09-19 10:15
    偷衣服这个情节好象在少数民族的神话中也有,仙女后来生下孩子,孩子知道衣服放哪里,仙女问孩子衣服在哪,找到衣服就飞走了。
  • zhumama 2020-09-20 06:04
    编者的想法很多样,家长们的想法也很多元化,可惜夹在中间的老师,轻重真不好拿捏。一个不慎,又要被“投诉”
  • 夜夜笙歌 2020-09-20 10:54
    zhumama: 编者的想法很多样,家长们的想法也很多元化,可惜夹在中间的老师,轻重真不好拿捏。一个不慎,又要被“投诉”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