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架空古代] 杨氏小传

前两天母亲走了,回老家去了。父亲却没有来送一送。她实在是个很不幸的女子。  n' j+ [( F2 P! Q0 J) v+ l9 P0 r

5 L2 T- M9 }- m& K- D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我的母亲姓杨,乃是山西大族。她是一位很威严端方的主母,我曾经听说,她在闺中时,曾被人戏称为闺中君子。不过父亲大抵是不喜欢这种性子的吧,他性子柔和,爱听别人说笑,所以我姨娘最得他欢心。是的,我钦慕我的母亲,可我却不是她的孩子。
! b- P8 {9 ?5 j  X" K& p6 c( Y  h*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母亲对我们向来都是好的,不偏不倚,就算是嫡庶有别,也让人觉得亮亮堂堂的。她只有一个孩子,是我掌珠姐姐。据说她生产的时候伤了身子,是不会再有其他孩子的。府中除了姐姐与我,还有兄长涛、弟弟源和妹妹珍珠。涛、源与我都是我姨娘生的,妹妹珍珠是宋姨娘生的。你可知我的姨娘有多受宠了。
) P. l& t0 x& S!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小时候,我总听我姨娘在父亲面前谈笑。每天都有好东西送到姨娘这里来。那时候我还小,他们以为我不明白,其实我都懂,我的母亲是个严厉的坏人,常常欺负我姨娘的。所以我讨厌她。后来我渐渐长大了,懂得更多了,我觉得母亲也并没有做错什么。那时我已经明白姨娘似是而非的表达、引人遐想的表情和矫揉造作的动作。但那毕竟是我姨娘。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z: ^! ]+ G5 r: A  \# P
有一次,姨娘家的嫂子来了,因夫人有客,一时通禀不及,让她在角门上等了小半个时辰。晚上的时候姨娘便在父亲面前哭诉,引得父亲去申斥母亲,并赏了好些东西与姨娘。其实我知道,姨娘心里一直怨恨着她娘家嫂子,她才不会在意她等了多久。姨娘只不过是要给母亲添堵罢了。但第二天,我们去请安,母亲仍然那样和顺的对待我们。她素来不爱施粉,那天却上了浓妆,她转头轻轻笑着对我说:“这样就吃饱了?饿着了可不行。”她似乎毫无怨怼,我却突然觉得,她有些可怜。这念头在我心里一掠,我心头一跳,颇有些觉得大不敬的意思:这是素来大方得体,让人尊敬的夫人呀。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8 o! v! Z$ q7 I
一念生容易,一念灭却不简单。此后我常常觉得,她是真的可怜。她在家中,那么不快乐。她赢得所有人的尊敬,却赢不得父亲的尊敬。她最爱的女儿,却与她性格不合。我姨娘常常无事生非,而我和涛、源,固然敬重她,却无法更亲切。
3 P, S7 m8 I) e9 P: |" B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她这一生,大概只发过一次光,却是在黑暗的夜里,没有人见过。, I- X) a6 `1 G5 d6 ?+ `/ B, g( t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o% Y% p/ Q7 b1 H5 ?/ C
那是我九岁那年。那年的初夏,反常的冷。早些时候,就听说北边儿遭了冰雹,闹了流民,谁都没往心里去。父亲因这事儿与几家老爷们去省城里拜见大官爷。白天的时候母亲还与几家夫人商量着施粥的事情,晚上不知怎地,就闹到我们城里来了。
( A+ U' |) U. H& F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那天晚上外面渐渐吵闹起来,我刚要叫芭蕉出去看看,就见姨娘披头散发地跑进来,一叠声儿地叫:“快!快!把衣裳穿起来!芭蕉把匣子抱着!快走快走!贼人要进来了!” 我慌慌忙忙地穿衣裳,来不及多问什么,这时候吴妈妈又进来,她是夫人的陪嫁,最贴心的人,比掌珠姐姐还要贴心。她看见姨娘,倒似松了口气:“这就最好了!请二小姐和姨娘都去善养堂吧,夫人在那里等着呢。”姨娘不怕夫人,倒最怕这位吴妈妈,因她学的夫人一样严厉的性子,说起话儿来却又是一袋子一袋子的规矩。此时见了吴妈妈,姨娘固然慌张,也只得低眉顺眼地跟着去了。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F2 \+ K6 H: w. A# K
善养堂是后院的正堂,取“善养浩然之气”的意思,自然是母亲的手笔。隔一扇门便是前院,是府中最中心的位置上。一路过来,越往前走,听得喊杀声越大,前头火光映红了天,我的手攥在姨娘的手里,湿漉漉的像井中纠缠的麻绳。善养堂里,母亲坐在中间,掌珠姐姐、珍珠并几个姨娘都已到了,惶恐不安的坐在两侧。母亲面沉如水,她今天穿一身银色细铠,是我从来没见过的。见我们都到齐了,她微微一笑,笑容却冷冷的:“外面一些流民闹腾,你们放心,凡事有我在。”
0 p+ q/ r2 ]6 M吴妈妈的女儿纳巧是母亲身边的大丫鬟儿,此时跟着藏拙两个在前院和善养堂间来来回回的传消息。一会儿是“宋师傅叫拿了火油出来了”,一会儿是“大少爷指挥着他们把流民打退了”,一会儿是“似乎来了个头领,把流民又聚起来了”,消息一会儿好,一会儿坏,听的人心里惶惶的。我姨娘一骨碌跪在母亲面前,痛哭道:“夫人,夫人,求求你,把涛儿和源儿叫回来吧,求求你了!”她着急之下忘了尊卑,哭着说完又碰碰地在地上磕头。毕竟是亲身骨肉,怎么不担心呢。可是家里父亲不在,涛和源不去,只怕前面是撑不住的。我心里固然也怕也急,却不得不上去拉姨娘。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n& k- O; K8 ]6 S, k. o8 G
母亲低着头沉默地转着手上的扳指。姨娘坐在地上大哭着,我心里又怕母亲责怪,又担心兄弟安危,眼泪也只在眼中打转儿。突然间,母亲站起来,“吴妈妈!”她朗声一喝,姨娘吓得一哆嗦,哭声也停了。我心下暗道糟糕,只怕母亲要发落姨娘了。那一瞬间啊,我心里滑过好多念头,姨娘向来对母亲是不敬的,此时兵荒马乱的,父亲不在、涛和源在前头儿自顾不暇,母亲倘若发落了姨娘,那真是救之不及了!固然母亲是闺中君子,毕竟是女人,岂知心中没有怨愤?我乱糟糟地想着,却见吴妈妈站出来,大声回道:“夫人放心!”母亲点点头,没多说什么,带着若愚大步向外走去。
; t1 S& t& A' _8 c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待母亲的身影转过垂花门看不见了,吴妈妈整肃面孔,平平的说道:“还请盛姨娘注意体面。”我和芭蕉半扶半抱着把姨娘安置在座位上,面对吴妈妈,姨娘哭也不敢哭,只把个帕子扯来扯去。善养堂里一时悄无声息,前院的声音嘈嘈嚷嚷地传过来。过得片刻,在那嘈嚷声中,有几个人的脚步越走越近,听脚步沉重,却是男子的。男子向来不进后院,堂里众人瞬时抖成一团儿。有人颤颤巍巍要站起来,吴妈妈一个眼神儿过去,又瘫在椅子里。那人转过门儿,却是源。我听到旁边的姨娘喉咙里发出一声音儿,没出喉咙仿佛就被谁掐灭了。源大步走进来,在主位上大喇喇坐下,朗声说道:“母亲与兄长在前面统领家丁,定然保府中平安。且车马俱已安排妥当,众位且安心。”源的脸上、身上,乱糟糟的,不知是灰,还是血。
; N9 q# X3 J' x1 n% W/ m& h; wwww.chineseonboard.com姨娘忍了又忍,还是问:“二少爷,大少爷怎样了?他怎地不过来?”源不耐烦地看了姨娘一眼,说道:“母亲尚且亲执弓矢,兄长怎能临阵脱逃!” 说完,他只盯着外面火烧的天空。夫人亲执弓矢?堂中众人交换着惊疑不定的眼神,又不约而同去看吴妈妈,她却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我忍不住想,母亲,她也在那火烧的天空下么。她亲执弓矢,不知是怎样一副情景。
! b/ o. g5 \; f4 ^7 y2 ^8 v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也不知过了多久,前面的声音似乎小些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越走越近,忽然一下子,像垂花门外炸了一轮明月出来,原来是灯火照在母亲的细铠上。
3 ~- w9 f4 J& M1 o# T% _. J华人论坛她眼角眉梢是肆意飞扬的喜悦,我们从来没见她这么开心过。她像一团跳跃燃烧的银色火焰,像说书人故事里的女将军一样,威风凛凛地立在堂里。她快活地说:“好了!各人都歇着去吧!贼人退了!”你明白吗?她并没有笑,但她的快活就是这么清清楚楚的,我们每个人都看的明白。说是快活也不对,那跟我们得了头面衣裳的快活是不一样的。她眼里闪着光,好像她已从这府中,振翅飞走。www.chineseonboard.com. a: f3 }: b8 C5 `
她说完话,旋身就从堂后走出去。留下我们一屋人,劫后余生,面面相觑,放了心,安了心,又疑了心:夫人,这是怎么了呢?www.chineseonboard.com* a$ T1 A* w1 ]& ?: ~

( D9 P) c2 G2 i* a9 x7 b6 N8 Gwww.chineseonboard.com我一直觉得,这就是她最快乐的一天。6 ]7 U: X9 J( z1 L+ m
华人论坛) M# T: |( Z4 J# H4 _
第三日,父亲从省城赶回来了,带来了最新的消息。据说那天晚上来的,不是流民,是附近二牛山上的土匪,因为有人认出里面有匪首于八;又说省城里的官爷早就有心思要铲除土匪,因着此事大为震怒,这几日就要调集官兵了。
3 _) |& t+ [3 w: l这几日,家里人在后怕之余又有些兴奋。因母亲的壮举,在下人们眼中,母亲仿佛成了说书人嘴里的女将军。芭蕉听了话儿学给我听,说母亲径上了前面的楼上,搭弓刷刷刷几箭就震住了贼人。那贼首也发箭过来,却被母亲一把抓住。那贼首自知不敌,哈哈大笑两声,就呼拢手下人走了。赢得好个漂亮!
. v) a! t8 l# u5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我听得好生向往,与芭蕉闲话:“听说母亲在闺中时颇擅骑射。哎呀,芭蕉,你说,我要是与母亲说也想学骑射,母亲可会允么?”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l) J' x4 u2 B3 A" D4 a
晚上,父亲回来了,我端了甜汤圆子往主院送去,本想趁机探探母亲的意思,我们这地方,女孩子学骑射的也有,我们家却不兴这个,当然若是母亲允了,父亲却向来是怕我缠的。谁晓得走过花园假山旁的回燕阁,却听到里面父亲发怒的喊声:“只怕这正遂了你的意了!你是巴不得吧!哼哼!我告诉你,他完啦!他这下可死定啦!赵大人早有心要灭了他,也好立立功,更向上一步,他这正是叫自寻死路!”我和芭蕉对视一下,急忙忙离开,一路上我们俩默不作声。父亲在对谁发怒?这府中,有谁会让父亲这样说话?我隐约猜着是母亲。可母亲是保全全家的英雄啊,父亲为何要这样对她?那个他又是谁呢?我不知道,我不敢猜。这事埋在我心里,谁都不敢说。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4 x- v0 v5 Z9 p+ K9 W
学骑射的事情我自然不敢提了,谁晓得几天后,掌珠姐姐倒与父亲提起这事儿来。父亲与母亲不睦,却珍爱掌珠姐姐。于是我和珍珠都得以学习骑小马,意外遂了我的心愿。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c& i/ m( N4 w- P* C1 ]2 J
而母亲的快乐,乍然出现又乍然消失。她在后院辟了个小佛堂,格外认真地礼佛起来。
. B% a+ P/ @* u/ v/ |$ A  b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S( {0 B( Z8 b- g! z* W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夫人信佛,在我很小的时候,她每年都去城外的大至寺小住几天,上香拜佛。夫人去上香,从来不带我们。我想那几天,离了宠妾,离了纷纷扰扰的俗事,大概是她比较快乐的日子。不过这样的日子后来也没有了。五岁的时候,父亲因着姨娘在客人面前失礼,大怒之下,念起母亲的好处来,因此破例亲自去接母亲。谁晓得回来二人就大吵起来,后来也就再也不许夫人去了。那两天,我姨娘本是以泪洗面的,得知这件事后,又欢欢喜喜地把脂粉施上。她说,明珠啊,你要记得,女人最要紧的就是柔顺二字。
1 X# I' C6 U, K( n. s0 l; a0 n- a, i2 M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嗯,我知道的。母亲最缺的大概就是柔顺,可是她偏偏教我们要柔顺。说到柔顺,就不得不说到我掌珠姐姐,她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就连嫉妒她都不应该。
$ J/ @& p4 r. B( s! ]华人论坛母亲自己不柔顺,她自知自己失于刚硬,因此教育掌珠姐姐格外要柔顺。掌珠姐姐真正是我们家的掌珠,从上到下,没有不喜欢她的。她性格淡薄,不争不妒,若说是有缺点,便是有些天真。不过你要是见到她,就明白了,这样的人,你是宁愿让她天真,永远不知世事的。
+ r% J* D; k6 w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我的掌珠姐姐,她是那么好的一个人。红尘也留不住。
" f" V2 J  m. \/ m华人论坛那天消息传来的时候,母亲当即就晕倒了。父亲伤心之余,发了好大的火,将掌珠姐姐的侍女、牵马喂马的小厮等等一群人通通发卖。连我姨娘素来与母亲作对的,也为姐姐哭了几场。掌珠姐姐被带回来的时候,母亲紧紧抱着她的身子,泣不成声。掌珠姐姐摔断了脖子,她的死折断了母亲的背。从此这家中,再也没有她的亲人了。
1 S. ~+ E9 T, T* ?3 D!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因着掌珠姐姐去了,府中的气氛沉闷了好久,连姨娘都安静下来,不再招惹母亲了。不过渐渐的大家也都发现,母亲老了,掌珠姐姐走了,她仿佛也跟着掌珠姐姐走了。
) @# x: i) f/ y6 y4 i这样过了一个月,中秋的家宴上,父亲说着话儿,母亲便走了神儿。我们常见她这样子了,父亲却不开心,责备她:“你这岂有主母的样子吗!”母亲忽然堕下泪来:“中秋了,我的掌珠,最爱吃蛋黄的月饼了。”父亲勃然大怒:“你这是什么样子!你这是什么样子!来人!来人!把夫人扶下去!好好歇着!”这中秋节自然过得不开心。父亲郁郁寡欢。掌珠姐姐不在了,他又怎会不伤心呢。何况那小马是他特地选的,他又怎会不自责。
+ j5 n. j  S7 V% f& {1 e6 n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从那以后,母亲便闭门不出,家里一应事体便由我和珍珠掌着。再后来,母亲便要回老家去了。姨娘偷偷地跟我说,说母亲疯了。
& b" }- I  f/ _' c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可我觉得,母亲并没有疯,只是这个家不再是她的家了,所以她才要走了。
$ n6 k; M" `1 b' L6 D6 p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T( `. i/ v# A; U+ P- X  F  R

6 t7 w3 c7 R! T2 m5 q$ d0 K# r$ x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我讲完了。, T5 \2 n' R% o# Y
如果,你真的是于八,如果,你真的这样把她放在心上,请你带走她。她曾经为你发光。
鲜花鸡蛋赠送记录

这故事写得很棒诶……遐想空间好大呀~~
签名被屏蔽
回复 2# qingxiaohao
! |+ N1 T8 [6 W6 i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谢谢你!我写的时候老是急急忙忙,觉得好多地方都没有讲明白。
写得很好啊,我觉得眼泪都要下来了
推荐: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手术直播间》《诡秘之主》 《陈伤(abo,先婚后爱)》
《形婚(先婚后爱)》
回复 4# ansce
0 ^9 l  y2 n2 S8 Pwww.chineseonboard.comwww.chineseonboard.com1 U: Q, M% M, T2 x  Y4 w
谢谢!我好开心有人会喜欢它!
写得很好阿,意犹未尽的感觉,可惜那么好的人却得不到幸福,这误人的世道
求花~花花花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