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女子遭昔日闺蜜毁容 13年后发现通缉令已撤销(组图)



13年中,谭琴的生活大多是在房子里度过的



受害人谭琴原来的照片



疑犯王开芳的悬赏通告

2001年1月,谭琴被昔日好友王开芳泼硫酸毁容。案发5年后,谭琴才知道警方所说的疑犯被网上通缉,竟是一句假话。

谭琴投诉后,2006年7月,旬阳警方开始正式网上通缉疑犯。2014年3月,谭家亲属惊讶地发现,“王开芳已经投案自首”,通缉令早于3年前已经撤销。而真实情形是,疑犯实际上并未自首,甚至网上通缉的照片都不是疑犯本人。

缘何通缉5年却在网上查不到信息?缘何没抓住人却虚构自首,甚至换照片销案?这起历时13年的网上通缉又缘何一波三折?

2014年5月29日,旬阳县许多居民发现,几乎一夜之间,县城繁华地段到处都张贴着《悬赏通告》,上面的内容许多人都知道,这是多年前发生在本地的一起恶性案件,一女子用硫酸泼向昔日的闺蜜。

但让许多人不解的是,这起轰动一时的案件已经过去13年,几乎被大家遗忘,为何又被警方再次高度重视,并悬赏通缉?

昔日闺蜜反目29岁女工遭硫酸毁容

事情还要从13年前说起。

2001 年1月19日晚7时许,旬阳县卷烟厂29岁女工谭琴下班坐班车回家。冬天的夜色来得很早,路两边都是高墙,没有路灯,下车走几步再拐过一个弯走大约500 米,就到家了。一路她都在想办年货的事,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就在她刚拐弯时,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闪了出来,一股呛鼻的液体迎面泼过来。谭琴大声尖叫,她感觉脸上的皮肤似乎烧焦了。

案发地距谭琴所在企业的工会不远,当时有人在准备给大家发年货,听到呼救声,一些工友迅速跑过来。

案件很快被报告到了旬阳县卷烟厂公安科。当时的公安科科长兼卷烟厂派出所所长黄进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2014年6月4日,时间过去了13年,黄进对当时的情况仍记忆犹新。

黄进说,他到现场后,起初还不能判断谭琴是被硫酸泼了,但从谭脸上不断出现的泡沫及刺鼻气味判断,应该是硫酸一类的化学药品,谭琴当时就告诉他,是王开芳用药水泼的她。

此时,刚好一私家车经过,大家把车拦下来将谭琴送往县人民医院。黄进走访了现场围观的群众,很多职工都说看到一个叫王开芳的女人从此处逃离。事过多年,黄进依然记得当时两名目击王开芳逃离现场的职工姓名。

王开芳是谁?是什么深仇大恨使得她对谭琴下如此狠手呢?

2014年6月3日,谭琴断断续续回忆起和王开芳的交往。

王开芳比她大3岁,原来也是卷烟厂职工,后来人员精简离开了企业。

起初,两家关系特别好,王开芳特别喜欢谭琴的儿子。王离职后一度开出租车,有时上班还经常主动送谭琴的儿子到幼儿园。

可是后来,两个要好的闺蜜翻脸成仇了。黄进说,王开芳一度怀疑谭琴和自己的丈夫关系暧昧,经常指桑骂槐,王与丈夫的关系也搞得很紧张。

一份旬阳县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上显示,2000年7月17日,王开芳与丈夫经法院调解同意离婚。当时8岁的儿子归丈夫抚养。

协议书显示,二人结婚两年后因性格不合发生感情危机,曾两次打算离婚。第一次协议离婚未果,第二次法院判不离。第三次在法院调解下终于离婚。

对于王开芳的为人,很多企业老人都认为她性格偏激。如一次大家聚会吃饭,因为丈夫一句话说得不太好,王开芳当面将丈夫教训了半天,“就像训斥孩子一样”,一位目击者说。

还有邻居说,一次王开芳和婆婆吵架,将婆婆从6楼一路拖到1楼。

熟悉王开芳的工友说,王开芳原本挺好的一个人,在感情上受到了刺激,变得多疑、暴躁。

说是网上追逃5年看不见任何信息

黄进赶到医院后,医生正在用药水给谭琴清洗脸部和头部。谭琴再次明确地告诉他,是王开芳泼的硫酸。

由于企业公安只能办理一些简单的治安案件。当晚,旬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和刑侦大队介入调查。

一路民警沿着王开芳逃离的方向追查其下落。另一路民警勘查现场,固定证据。协助办案的黄进记得,一些目击证人陆续被叫过去做笔录。现场还发现了泼硫酸的搪瓷茶杯。

医院的病历记载:谭琴双眼强酸烧伤,左眼失明(摘除);双眼睑、颜面、鼻、下颌、双手烧伤,斑痕增生挛缩畸形。2002年6月3日,旬阳县公安局的法医鉴定结论是“重伤,伤残三级”。

遭此横祸,谭琴陷入了无尽的手术中。其妹妹谭莉告诉华商报记者,为了给姐姐看病,借了不少亲朋好友的钱,“大小手术已经超过百余次”,而且后期治疗还远远没有结束。

“不敢出门,从不敢给孩子开家长会,不敢走亲戚,不敢照镜子……其实,她就是照镜子也看不到什么了”,谭莉说。左眼摘除后,谭琴右眼的视力只有0.05度,“也就是大白天出门都要一个人拉着手才能慢慢行走”,谭莉说。

谭琴的世界就此陷入深渊,谭父因此郁郁寡欢撒手人寰,母亲常年卧床不起。谭琴唯一的期盼就是王开芳的落网,她想亲口问问王开芳“到底是为什么”。

案发2个月后,谭琴的丈夫突然失踪。5年后,丈夫突然带着一个小男孩回到家里,双方平静地办理了离婚手续。

6月3日下午,接受采访时,华商报记者面前的谭琴,面部情况让人不忍心形容。因头部多次手术,她身体极度虚弱,神志和思维也有些混乱。

宾馆黑暗的角落里,妹妹对姐姐的遭遇早已熟烂于心,甚至对疑犯王开芳的出生日期都能一口报出来。谭琴坐在角落的沙发上,一会啜泣,一会发呆。谭琴说,案发后多年,只要不是住院治疗,她隔三差五就去公安局询问案情进展,民警说让他们放心,警方已在网上对嫌疑人王开芳进行追逃,“她是跑不掉的”。

但一直没有音讯,2006年6月,谭琴通过朋友在追逃网上搜查,结果没有发现追逃王开芳的信息。随后谭琴又托其他人查,还是没有。谭琴想不通,为何网上通缉了5年的疑犯,网上怎么找不到一点信息?

两次未被上传网络的“通缉信息”

对此,时任旬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刘平辉解释,“案发几天后,刑侦大队就将嫌疑人资料交给相关科室网上追逃”。5年后,受害人到刑侦大队要求看网上追逃信息,“可一查确实没有”。刘平辉认为,他负责的侦破和提交资料“没有问题”。

那么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了呢?其实,在受害人尚未发现问题以前,旬阳县警方已经注意到网上没有王开芳的追逃信息,但是不知为何,当地警方一直没有采取补救措施。

当时刑侦大队另外一副大队长杨林曾对媒体解释说,“追逃的资料当时就上报了,2005年10月,按上级要求对9月15日以前网上在逃人员进行了清理核对,发现公安部在逃信息库中无法查询到王开芳的信息,刑侦大队当时也将这一情况上报”。

2005年已经发现漏报了,为何到2006年6月底仍然没有上报呢?

相关资料显示,当时旬阳县警方对两次没有将疑犯资料上传的解释是,“由于当时(2001年)安康县级公安局不具备直接上网发布追逃信息的条件,警方及时按程序上报了资料,但由于技术上的原因,全国在逃人员信息库中无法查询到嫌疑人的信息”。

当时,时任旬阳县公安局长的高玉坤表示,今后他们要逐步加大网上追逃信息管理和跟踪检查力度,防止出现类似情况。同时,刑侦部门要采取多种技侦追逃措施,尽快将嫌疑人抓获归案,还受害人公道。

当时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孙全喜也说,警方工作的不细给受害人带来一定的心理伤害,一定会表明态度,以求受害人理解。

2006年7月3日,警方在以前2次未上网追逃的“过失”下,终于将王开芳网上追逃。谭琴一直坚信王开芳会被抓回来的,由于面部毁坏严重没法出门,她只能在家中苦苦等待。

疑犯“假投案自首”通缉令撤网

按理,谭琴一家应该放心了,可以将精力全部放在治疗看病上了,但他们没想到的是,又发生了一次更为震惊的意外。这次意外使得他们认为在通缉令的后面,或许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干涉着王开芳的通缉令。

2014 年3月份,谭琴再次托人在追逃网上查找王开芳的信息,结果让她又惊喜又害怕。警方网站显示,由于疑犯“投案自首”,2011年12月7日,旬阳县公安局已经撤销了王开芳网上追逃信息。打开被撤销的追逃信息,谭琴惊讶地发现,上面王开芳名字下的照片竟然是王开芳的二嫂张芳的,王落网了还是没有,到底通缉的是哪一个?谭莉一家当即前往旬阳县公安局,要问个明白。得到的答复更是奇怪“王开芳并未抓到”,既然王没有抓住,为何要撤销网上通缉呢?又为何用其二嫂照片假冒疑犯呢?旬阳县公安局一度不知如何回复。

由于谭家人不断投诉和检举,这份被撤销的蹊跷通缉令,引起公安部和陕西省公安厅的高度重视。2014年5月初,一个由省公安厅和安康市公安局组成的调查组入驻旬阳县进行调查。

潘怀宏当年是旬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长,现任县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潘怀宏说,不管要上网通缉或撤案,都要经过公安局主管刑侦的领导同意。至于此次通缉为何一波三折,没抓住人却虚构自首、换照片销案?其未作正面回应,表示不愿再提。

潘怀宏对华商报记者表示:省、市两级经过20多天的调查,目前一切已经调查清楚,近期将会公布结果以及追责。记者了解到,当时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叫孙全喜。疑犯为何迟迟不上网通缉,通缉中为何照片张冠李戴,又为何在没有抓住疑犯就以“投案”为由撤销通缉?孙全喜应该能说清楚。

记者了解到,孙全喜虽然已经退居二线,但他还分管一些工作。电话联系他,当听到记者要采访,孙立即挂断电话,随后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警界资深人士分析,网上撤销追逃信息还有一种可能的背景,就是2011年全国的“清网行动”。

2011年5月26日,公安部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决定从即日起至2011年12月15日,全国开展为期7个月的网上追逃专项督察“清网行动”,以“全国追逃、全警追逃”的力度缉捕在逃的各类犯罪嫌疑人。

当年,很多省份提出“清网行动”完成不力的追责措施。陕西省公安厅也明确提出多项措施:“清网行动”中工作不力,成效不明显的单位和责任人要严肃问责;工作不重视,战果不明显的,在全省公安机关进行通报。

“清网行动”的截止期限是2011年12月15日,而王开芳的撤销追逃时间是2011年12月7日,“不排除或许当时警方压力较大,因为顾忌考核等原因,自己捏造假投案的可能。”这位资深警官同时担忧,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在全国部分地区可能不是个案。

两民警已停职省公安厅表示严查

几经努力,记者找到了王开芳的二嫂张芳,对于其照片为何能传到通缉疑犯的网上,她说了一段更令人震惊的隐情。

张芳说:照片的事情,她也是最近才在网上看到的,很多人都问她,为何变成了通缉犯?她这才想起来,这张照片是2011年丈夫王开新在家里给她拍的。

王开新是疑犯王开芳的二哥。他告诉华商报记者:2011年的一天,他突然接到旬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吴高平警官的电话,吴让他去派出所一趟。起初,这个电话让王开新很是奇怪,因为之前,他并不认识吴高平,而且此后两人再也没有打过交道。

吴高平警官主动提出:王开新的儿子要当兵,而大妹王开芳是在逃人员,“显然政审不能过关”。吴高平让王开新回去给其小妹拍张照片,用这张照片替代王开芳的,然后吴再想办法帮忙将追逃信息撤销掉,“这样,政审就能过关了”。

至于为何换张照片,就能将网上通缉信息撤掉;孩子他大姑涉案影响政审、小姑被“通缉”就不影响,王开新至今也没想明白。

当时王开新坚决反对,因为将小妹照片传到追逃网上,“没法给家人交代”。但想着吴警官也是好心,他就问能否用自己老婆的照片代替,吴高平说:“这样也可以”。

于是,王开新就拿着数码照相机,按照吴的吩咐,给妻子拍了一张正面照片,两张侧面相片,交给了吴高平。

事情虽然过去很多年,夫妻俩心中一直嘀咕,这真的和当兵政审有关吗?这回可是孩子母亲被“通缉”了。

对此,陕西省公安厅纪委案件室主任米玉忠在答复家属时称:家属反映的事情属实,警方调查后已将两位民警吴高平和王刚停职。两民警主要涉嫌网上虚假信息的问题。停职时,吴高平任旬阳县公安局小河派出所所长,王刚任旬阳县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

同时省公安厅调查组认为,案发5年没有网上追逃,到底原因是什么,是谁的责任,都会查清真相,将严肃处理。同时还要查公安干警和王开芳有没有权钱交易、权色交易以及是否受到领导指派等。

走在当下的山城旬阳,这个以鸡血石而闻名的县城,如今满街都张贴着印有王开芳照片的通缉令,而且悬赏5万元寻找线索。

对于13年前的旧闻,当地居民大多不太关心。

主管刑侦的公安局副局长潘怀宏每天坐在办公室内,分析外面侦查员传回来的各种信息。他说警方已给王开芳所有的亲属都做了笔录,人员足迹遍布全国多个省市,可惜至今线索渺茫。

现如今,闺蜜已经是个绝对的贬意词了
“当时王开新坚决反对,因为将小妹照片传到追逃网上,“没法给家人交代”。但想着吴警官也是好心,他就问能否用自己老婆的照片代替,吴高平说:“这样也可以”。”
妹妹照片不能用,老婆就能了?你有问过你老婆吗?
这个案子反应了时下的很多问题。同楼上的,重点是吴高平的儿子政审啦,“孩子他大姑涉案影响政审、小姑被“通缉”就不影响”,甚至是亲生母亲被“通缉”也不影响,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本帖最后由 mimikiki 于 2014-6-7 04:26 编辑

案发2个月后,谭琴的丈夫突然失踪。5年后,丈夫突然带着一个小男孩回到家里,双方平静地办理了离婚手续。

为什么我对上面这句话更关注呢
说不定老公现在的妻子就是她闺蜜?
案发2个月后,谭琴的丈夫突然失踪。5年后,丈夫突然带着一个小男孩回到家里,双方平静地办理了离婚手续。
...
mimikiki 发表于 2014-6-7 04:23



    天呐 楼主好聪明 难道谭琴的丈夫真的和那个什么闺蜜结婚了?
防火防盗防闺蜜,果然真理。
修真聊天群,未来天王,黎明之剑,诡秘之主,厉害了我的原始人,我成了一条锦鲤,这里有妖气,我有一座恐怖屋, 算命大师是学霸
鱼不服,狼皇,闲唐,穿到古代当名士,秦皇,史前养夫记,道医
WTF

这是什么奇葩案件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细思恐极
真是无语啊,平平淡淡才是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