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武侠仙侠] 雨落牌 练习作……

本帖最后由 zxm7152 于 2013-4-30 03:16 编辑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4 }( g6 m+ e4 a. d* O! a  s+ ~

' G) Q0 l9 U# N/ y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雨落牌; I. ^, a3 a( h! i0 V
仙历400年,羽珞名创无踪殿,炼造雨落牌,言明此牌唯有殿主才能掌握。华人论坛) z0 v' l  W! g9 z9 T) M8 Y
仙历1000年,无踪殿遭同时期列强围殴,无踪殿殿主林敏以身损为代价,将无踪殿整体隐与小世界内,从此无踪殿真做到,了无踪迹,同时雨落牌被林敏之妻晨容所得。" \1 ~$ H. ?& I# r) ?, c3 C* |
仙历3000年,无踪殿全灭,雨落牌现修真界,为千人所夺,在百人强者同归于尽的情况下,雨落牌却掉入空间裂缝,无人能寻,从此消失在修真界。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r- ?0 Q! E1 s
而我们的故事,就从一个有点懒,有点随性,也有点随遇而安的女孩无意中得到这个雨落牌开始讲起……
! F( H9 @3 C( {" V' h2 K- Q1 l5 u
8 m. M$ S' x7 G5 Z6 d2 E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www.chineseonboard.com( `& {9 e7 \) W6 z# e5 j) s6 R9 ^
PS:原创,此处为首发,唯一。原创大神保佑,此文能完结!o(∩_∩)o 哈哈!!

第一章 初到修真界

本帖最后由 zxm7152 于 2013-4-30 03:32 编辑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Y) b, `4 u7 ~4 l8 a) X

' i! b$ m) \/ B, H, `% y4 O5 b  h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迷雾岭位于修真界最西方,这里终年大雾笼罩,妖兽纵横,外围是元婴期以下最爱的试练场所,而迷雾岭的深处,却无人敢入。

现在迷雾岭的中心,一处水潭处,空间一阵扭曲,不久就掉下一个五六岁左右却穿着成人衣服的女孩,女孩掉下来后并没有观看四周环境,而是气急败坏地掏出脖子里挂着的玉牌,对玉牌吼道:“死老头,你给姐姐我解释解释,我怎么突然就被我的世界法则驱逐出境了?”

“死丫头,你是谁姐姐啊!老头子怎么知道你们那个世界规则这么敏感!连一点外部能量都不许存在,老头我只是学识渊博,可不是无所不能啊!”

女孩听到这不负责任的话,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我不管,我要回家,我要爸爸妈妈,还有小弟,我不要在这个喊了半天都没人声的鬼地方!”

玉牌震了震,老者无奈地说:“你是因为修练的时候吸收了雨落牌内的能量而被你的世界排斥的……理论上讲,只要是能破开空间壁垒,在进入你的世界的那一霎那废除修为,你就能回去了,可是丫头,能破开壁垒的只有飞升期,而能修到飞升期的人年龄无人不在千年以上,先不说你能不能练到,就是自废修为后接踵而来的空间壁垒愈合的空间灵压也能让你灰飞烟灭。”

女孩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抽泣地说:“死老头你的意思是我这辈子就别想回去了???”

老者叹了口气,说:“可能性几乎没有,你父母不止一个孩子,将来不怕没人照顾他们,你也不用太担心。”

听他这样说,原本已经平静女孩又开始哭了起来,不过与上次不同,她不出声地哭着,除了时不时地摸摸眼泪和拧拧鼻涕外,再无其他动作,老者忍了好久,才怒道:“哭什么哭,哭有用吗?既然你说这地方没有半点人烟,那更应该警醒才是,还不快看看四周是怎么回事!”

“再等等,等我哭够了,把情绪宣泄掉,我以后不会再轻易地哭了,反正也没有人看!”女孩边哭边嘟囔道。

听到前半句,老者只觉火气上涌,可是听到后半句,只感悲凉,最后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女孩哭够了,慢慢站了起来,四下张望了一下,突然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她身后那棵树干鲜红,树梢光秃,散发着淡淡的花香的大树,然后咽了口口水,问道:“老头子,你以前说过,你们那个世界有一种奇树,枝干血红,树叶无形,无花无果,香气能驱散百毒的是叫什么名字来着?”

“血树兰?丫头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我眼前正好有一棵很符合血树兰条件的树!”

“……丫头,你摸摸那棵树,看是不是虽有纹理却光滑如玉。”

“是的。”

“你快看看,树旁有没有大湖,湖中寸草不生,活物全无。”

女孩走了几步,来到湖旁,看到清澈见底的湖水,说:“是的。”

“那你在看看……不对,丫头你呆在这湖旁,千万别乱跑,哈哈哈!是它,就是血树兰,哈哈!太好了…”老者由安静到颤抖,再到兴奋大笑,也不过是几息时间。

听着老者的大笑声,女孩原本委屈,还怕,悲伤等等负面情绪,慢慢消失了,只余下淡淡地思念。

老者笑够了,严肃地问女孩:“许清歌,你对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女孩坐在湖边,抱着双腿看着湖面回答道。

“许清歌,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乃无踪殿的第七代殿主,而无踪殿就是在我手上覆灭的吗?”

难得老者这么严肃地对她问话,许清歌顿了顿回答道:“弟子记得。”

“好,从现在开始,我将对你倾囊而授,为师对你只有一个要求,找到无踪殿遗址,重建无踪殿,并将无踪殿的传承流传下去,你可愿意。”

“我不会建房子!”

“老子会,死丫头,别回避,你同不同意!”

许清歌苦笑地摇了摇头:“老头子,你就没给我不同意的机会。”

老者想了想,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放松口气地说:“既然你同意了,那我就先教你如何炼化雨落牌,好有个栖息之所。”

许清歌有点摸不着头脑,问“为什么不先走走看,也许能遇到人呢?”

“走走?小歌子,看来老头子背奇物典的时候没有好好听啊!”

许清歌想到当时仗着老者只能听到她自己讲话,一边玩游戏一边听老者念叨的场景,摸了摸鼻子,就算对老者喊的小名不喜,也没吭声。

“哼~血树兰,香气能驱百毒,再它香气范围内,不用担心中毒事,这百毒只是泛指,所谓万物相生相克,故有血树兰的地方,百里外一定有为数不少的毒草毒虫,就你刚刚达到练气顶峰,连个结丹期都不是的修为,肯定是碰一样,死一次,况且,血树兰只在迷雾岭深处,你个野外经验为零,在你那世界的城市里都能迷路的路痴,想活着走出去?真是妄想!”

许清歌无奈地问:“那该什么办?”

“血树兰旁形成的湖,对修真者有奇效,你现在修为太低,贸然进去极有可能爆体而亡,喝点湖水倒是问题不大,既能解渴,又能当饱。炼化了雨落牌,你就能设下一处结界,也就不用担心风吹雨打了。”

许清歌狠狠地揉了揉头发:“也就是所,无论我是想洗澡,吃美味的东西,睡不会硌人的床,还是单单离开这个迷雾岭,都建立在我修为足够高的情况下?”

“对,修真界其他都是虚的,唯有自身的修为决定一切~”

许清歌叹了口气,用劲搓了搓脸,狠狠地说:“你说吧!该怎么炼化!”

第二章 起步

本帖最后由 zxm7152 于 2013-4-30 03:32 编辑
6 f$ d, M3 }3 ~# o, ?  ^, I- _www.chineseonboard.com
# k: r, k' A0 _# p, G( [3 [

许清歌盘坐着忍痛咬破了手指滴了一滴血在雨落牌上,闭上眼睛以她自己那点可怜的魂力牵引着那滴血慢慢地描绘着雨落牌正面的雨字。

老者说雨落牌的认主讲究魂魄肉体的统一,也讲究一气呵成的速度,所以,血、魂力、以及魂力的运用三者必须齐备。原先雨落牌的认主必须要一口气讲整个雨落牌上的花纹描绘全了才能认主,就魂力而言,不到金丹期顶峰根本不可能做到。

现在嘛!有老者这个作弊器存在,许清歌可以将原先的分成几步来完成,饶是这样对“修为低下”的许清歌而言也是一种挑战。

满头大汗地结束了雨字的描绘,睁开眼看着那滴血慢慢地渗透进玉牌里,一息之后就听到老者的问:“丫头你的魂力怎么会有这种韧性呢?”

许清歌不太懂就问:“我不知道啊?魂力还有韧性这种说法?”

“嗯,魂力的韧性一般与人的修为功法的种类以及心性有关,你现在修炼的心法着重灵力是基础心法,就算你的心性再怎么坚韧也不可能超过同修为的人太多才对,可刚刚我发现你现在的魂力韧性堪比金丹中期。而你的灵力也有点古怪!”

许清歌揉揉肚子问:“什么古怪?应该不是坏消息吧?”

老者迟疑地说:“你原本是水和雷双系天品灵根,现在似乎有夹杂了一种元素,这个元素和雨落牌意外的合拍,我也弄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食指摸摸下巴,许清歌问:“老爷子,话说我到现在还不太明白,雨落牌特别的吗?居然用来当掌门印记?”

“老子两千多年前就差点灰飞烟灭了,现在居然能和你说话,你说神不神奇?特步特别?”老者没好气地说。

许清歌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师父哎!你之前不是说有很多人为了强雨落牌大打出手吗?他们为的是什么?总不能强了来当没有一个人的无踪殿的殿主吧?”

“空间,雨落牌唯一被外人熟知的就是它是打开无踪殿所在的小世界的钥匙,我派已灭,得到雨落牌就等于得到了一处小世界,这对那些门派和家族来说都是值得拼命的东西。”

“空间?”许清歌看看明显缩水的小手喃喃地重复了几遍,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放松地双手撑地仰望着迷雾岭白蒙蒙的天空:“老爷子,我现在大概只有六岁。”

“什么?怎么回事?”老者乍听之下震惊之下居然失态地慌乱起来。

“没什么,我想是因为在空间夹缝里穿梭的原因,而我灵力魂力的改变也应该是在那时候。”许清歌突然发现,原本以为因为穿越而一无所有的她居然还有人在关心她,想到这里就有了哭的冲动,最后她硬生生地忍住了,可声音难免哽咽,老者听后就以为她在为缩小的身体难过,就宽慰她:“咳!小歌子,平白无故地多了二十岁不是挺好?从你灵力和魂力上看,似乎好处不少,这是无数修真者求不求不来的啊!如果你刻苦一点,最近几天应该就能达到金丹期了,然后配合湖水修炼无踪心法,用不了十年我们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许清歌嘟哝道:“爱谁要谁要,我只要回家。”

顿了顿然后她又大声地说:“老爷子能不能不喊小歌子啊,比太监名都难听,还有我觉得当前最大的问题是,那个湖水我能喝多少啊?我饿了!”

老者听后叹气连连,只说许清歌不尊师长,不懂珍惜难得的修真机缘,可是最后他还是告诉了许晴歌,一日只可喝三口,现在她已达练气与金丹期的边缘了,最好只喝半口,而且不能用手去碰那水,否则和喝水没什么区别。

许清歌想如果不是无法估量手伸进去多久是半口,老爷子一定会让许清歌直接用手来代替嘴,而不像现在,不得不爬上血树兰去摘那个会隐身的树叶来充当器皿。

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喝上了湖里的水,还没等许清歌品尝那水是什么味道呢,她就感到有一股暖流从口里直接渗入灵脉之中,使原本平静的灵流变得激昂起来。

如果灵脉是河道,而灵流是水的话,许清歌原先的只能算是乡间的小溪,平静而缓慢;而现在,在湖水里含有的灵力的带动下,这条小溪不再满足原来的河道宽度,他们渴望更大更宽的容身之所,他们快速地流动着不时地拍打着灵脉。

感受到这种情况,许清歌连和老者说一下的机会都没有,立刻盘腿而坐,沉心引导着灵流不让他们太过频繁地拍打灵脉,以免引起灵脉的破裂。

灵流循环一圈就为丹田处带来不菲的灵力,原本像湖水一般聚集在丹田处的灵力慢慢地开始凝聚,也不知过了多久,原先充实的丹田处渐渐地空旷起来,只留丹田中间的一个淡金色的圆球。

许清歌还来不及放松就感觉有什么力量在快速接近,接着就是一阵麻疼,好不容易挨了过来,艰难地睁开眼睛,就听到老者气急败坏地吼道:“许清歌,你就饿成那样了吗?连激活一下雨落牌撑个结界时间都没有了吗?知道自己快结丹了,都不知道要防护一下,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结丹时是有雷劫的。”

许清歌痛的嘴角直抽,却不肯运用灵力来缓解这份疼痛,她知道是自己大意了,她根本就没有把修真当回事,以为自己有雷系灵根,对天雷有抵抗能力,却忘了雷也是分品种的,所谓抵抗能力并不能当绝对防御来用。

来自和平年代的她对这种危险还没有一定的警备力,听到老者的责问,许清歌无力回答,只好用这份疼痛提醒自己,这个世界是以武力值的高地来衡量一个人的社会地位的地方,不再是那个打个人都会被刑事拘留的世界了。

老者听不到许清歌的回应,他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叹了口气他说:“这次平安无事,下次要注意点,修真者逆天而行,以人之体与天争命,这其中危险也就只有修真者才能知道了,你的那个世界其实挺好的,虽然欲念丛生,但见过了试过了,你也就能淡然处之了,你这份淡然倒是很贴合我无踪殿的心法,与修行大有好处啊!”

缓了口气,许清歌坐了起来,静静感受着体内比原先浑厚了许多的灵流和宽阔了少许的灵脉,轻轻地笑了起来。

她说:“原先我唯一的乐趣就是看小说了,现在在这个没有电脑和网络的世界,四处走走,看看人们用他们的生命演绎的故事,恐怕比那些小说更有趣吧!”

“徒弟,你未免太过自得了吧?为什么不可能是你演给别人看?”

“所以啊,老爷子,我要努力提升实力,我要那些知道我的事迹的人只敢将它当成历史来研究,而不是看一眼,笑一下,然后抛向脑后。”

“……你想太多了,现在你要做的是什么时候能修到元婴期,早日从迷雾岭里出去。”

许清歌失望地长呼一口气:“唉,老爷子,你都不敢到震惊吗?我都被自己震到了,多么宏伟的成长计划啊!”

老者嗤笑道:“计划?不过是个目标而已,动动嘴皮的事,谁不会啊?”

“不信就算,姐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的。”

“臭丫头,你倒是给我老人家说道说道,你这个姐是谁的姐啊?”

…… ……

[小鬼,我会看着的,看着你如何从一个平凡的女孩成长为你所梦想的模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