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近代现代] 从头再来

林砚迷迷糊糊的只觉身上脸上像着了火似地烫的慌,可稍一挣扎露出的胳膊上又觉得一阵一阵的阴冷,她的脑子仍然不太清醒,只剩下一个念头反复翻滚着:再也不喝那么多了,这次是真的~~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m3 n1 ]0 ?4 ]' X: Z  Y
华人论坛8 d9 ], P' X; K! a
不知过了多久,林砚慢慢睡着了,这一觉就觉得睡了很久很久,等她醒来的时候,觉得脑子也清明了很多,慢慢的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昏暗,她微微起身,稍稍适应了,便借着不远处的光线打量了下,刚刚醒的时候就觉得身下的床不对,太软了,但不是舒适的那种,反而像,思绪还没来得及转弯,就一下子呆住了,她定定的看着趴在床边的人,还有一个睡在她脚边的小孩子,林砚定了定神,即便是黑暗中,她也无比确定这两人是谁,可是,怎么会!!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再看看脚边那缩小了的一团,不由恍惚起来:也许,我在做梦吧,可是,属于医院的刺鼻的味道,身下弹簧床真实的触感,还有,连微微扭头都疼痛的脖子,好像都在提醒她,又在嘲笑她,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压抑的咳嗽声,一种无可遏制的恐惧使得她的身子都微微发抖,她是回到了小时候么,怎么会,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真的?不可能的,她一定是做梦,一会醒了就好了,可是怎样的自欺欺人都没办法让她真的释怀,过了好一会,林砚才安静下来,慢慢的躺下,自失的一笑,自己是不是叶公好龙呢,以前还想过要是回到小时候就好了,可现在真的如了愿,却吓成了这样子,不过,看这样子,大概是六岁的时候,刚上了一年级吧,那时候有一种很多人都得了的传染病——痄腮,要说这个病也好治,小镇上的人差不多都得过,然后到一个老中医那里贴上几副膏药在脸上就好了,除了一些饮食上的忌讳外,什么事都没有,可到她这就不行了,贴了两个星期还不见好,且有愈演愈烈之势,脸肿的像猪头,连脖子都开始肿了,每天疼的饭也吃不下,水都不肯多喝,妈妈心疼的不行,在镇上的小医院里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那时候爸爸在出差,妈妈本来想把弟弟让小婶婶帮着看两天,结果婶婶说忙的很,没空,没办法只好让哥哥在邻居家吃饭,然后把弟弟一起带着,这应该是来到医院的前几天吧,因为床位不够,医院在走廊上支了好多床,她睡了五天的走廊才排到了病房里的床位,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她小时候小病常有,大病就这么一次,这是唯一一次的住院生涯,想到这里,林砚摸了摸额头,觉得并不是很热,大概高烧过去了,记得后来妈妈说害怕的不得了,因为烧到了40度还多,怕她烧成个傻子可怎么办,应该是烧退了她才醒过来的,那么,她是怎么过来的呢,单单因为喝了酒么?~~精神一放松下来,林砚的小身体毕竟还在生病,就带着问题睡了过去
疏香散淡逍遥日
冷韵清幽自在风
第二天一早,就被嘈杂的声音吵醒了,林砚睁开眼,见妈妈正给弟弟穿鞋,昨晚上太黑了,而且总有一种似梦非梦的感觉,现在见了年轻了很多的妈妈,她仍忍不住掐了自己一下,疼痛让她有一种诡异的真实感,她苦笑了下,甩了甩头,说了重生后的第一句话:"妈,我想上厕所!“林妈妈闻言扭头笑道:”醒了,还疼得厉害吗?给,你先穿鞋,我们正好一起去洗脸刷牙。“林砚接过鞋,刚试着转了转头,就觉得疼得厉害,就说:”还行吧,比昨天好一点,就是扭头还是疼.“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7 X1 c8 R$ W7 M7 N, w3 D
林砚弟弟林墨看着姐姐,又看看林妈妈,忽然地来了精神,口齿空前伶俐的说:”买冰糕吃,不疼了."林砚看着现在才三岁多的小弟,忍不住过去抱了抱他,笑着逗他:“谁告诉你的,吃了冰糕就不疼了呀?”林妈妈无奈的说:“你自己昨天不愿吃饭,说是疼得很,只能吃冰糕,他听到就记住了“林砚大囧~~~~~~~·
: T* F3 f& l% L% z  ~
8 n9 ^" [. h$ w3 \9 o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等到三人都洗漱完了回到床位上,林妈妈嘱咐好林砚看着林墨,不让他乱跑,就去买早饭了,林砚弟弟跟弟弟手牵手坐在床上,一面心不在焉的教他数数,一面想着自己的事情:等病好了还是回去上学的吧,可真的一年级一年级的读么,不过自己现在本来就不大,再跳级也有点显眼了,算了,无聊看看书好了,何必那么早的就跟自己过不去呢,本来也没有什么伟大志向,之前活到26岁仍然平平凡凡,毫不出彩,好吧,唯一厉害的就是现在了,居然回到20年前,可是家里也没什么书好看,这年代有没有电脑网络什么的,那除了看书打发时间,唯一能做的,无可免俗的也还是学点东西吧,正在苦思冥想学什么东西是她以现在的条件就能满足的,就闻到了一股食物的香味,林默已经等不及的扭过身子爬下床,一颠一颠的迎着林妈妈跑过去,林砚不能扭脖子,只好把整个身子侧过去,看着妈妈小心的端着两个饭盒,心中不由一酸,因为医院的东西不好吃,医院旁边的总觉得不干净,她们又不住在市里,没法在家做了带来,林妈妈只好每次都走很远,找干净的小店买东西,因为林砚病着,林墨又小,也没法带着她们去,就每次都自己买了端回来,记得后来妈妈说,有次林墨看着林砚睡着了,林妈妈又去买饭了,就一个人跑去玩了,林妈妈回来到处找不到林墨,以为被人拐走了,吓得不行,一边哭一边找,最后在太平间门口找到了,原来林墨看着护士推着蒙着白布的尸体觉得好玩,便跟在后面,然后一直蹲在那里盯着着,林砚想到这里,忽然想到,这件事过去了还是没发生呢,可是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正想着,林妈妈已经拖着一个小累赘过来道:”砚砚,把被子拿开,还有毛巾被,然后把报纸铺上去,“林砚皱了皱眉头,在走廊上也没有床头柜,不然更走不开了,可是吃饭就很成问题了,她有些小郁闷的问:”妈,咱们什么时候能排到住里面啊?“林妈妈安慰道:”快了快了,这个病房里有个人马上要出院了,我们就能住进去了。“说着把热乎乎的小笼包掰开,又撕成小块,”你别光喝豆浆,包子也多少吃一点,要是还咽不下去,就再弄碎一点."林砚点点头:“知道了,我就是有点渴了,对了,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林妈妈笑道:“刚才往厂里打了电话,说是差不多下午就能回来了。”林砚不由高兴起来,她记得刚搬到病房去爸爸就来了,然后又想,爸爸回来的话,那说明弟弟跑丢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心里叹了口气,又勉强忍着疼吃了几口,就推说饱了,林妈妈看着林砚小猫似地胃口,又看看肿了好几圈的脖子,眼睛就红了,林砚看了,赶忙转移话题问道:“妈,我今天还得吊几瓶?什么时候开始?”林妈妈低头抹了下眼睛,又给吃的满手是油的林墨擦了擦手,喂了他几口小米粥,才道:“上午三瓶,下午三瓶,晚上的医生说不用了。林砚哦了一声,探头看看病房里面,发现陪床的有一位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不由小声欢喜道:“妈,妈,你看,他们要走了!”林妈妈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位路过的护士看了看里面,笑着说:“恩,他们上午还有两瓶,你们中午就能搬了。”然后捏了捏林墨的小油脸,逗他道:“吃的什么呀,这么香,给阿姨尝尝行不行啊?”林墨非常大方的举着手里的包子:“吃,阿姨吃。”说来,林家的家教也是很严的,小小年纪就被要求兄弟姐妹要友爱,不能吃独食, 不能小家子气,见了人要有礼貌,家里来了客人要会倒水之类之类的,也因此小林墨在这里特别受喜爱,今天一早上已经有好几个人逗他了,护士小姐乐的不行,跟林妈妈夸了两句就走开了。
疏香散淡逍遥日
冷韵清幽自在风
吃过早饭以后,林妈妈刚刚收拾干净,护士小姐就拿着吊瓶过来了,林砚乖乖躺好,看着扎的千疮百孔的右手,心说,护士也真厉害,都扎成这样了,还能找到地方下针,她看着那么大瓶的液体,又看看吃饱了就跃跃欲试准备往外跑的林墨,问道:“妈,这周围有书店么?”林妈妈闻言疑惑道:"你想看书么?等好了再看吧,躺着把眼睛都弄坏了。”林砚道:“不是我看,要是有的话,买几本连环画呗,给弟弟看。“林妈妈不以为然道:”他那么小的孩子懂什么呀?就是你,又能认得几个字了?“林砚汗,不过这种事情也没法解释,只能说:”我不是怕林墨到处跑么,妈你给他买了,念给他听不就行了,他都三岁了还说不成句子,念了让他跟着学也说话快点。'林妈妈想了想:”这倒是,我看路口那边有一家新华书店,不知道有没有。“”又不远,你带着林墨去看看呗,我扎着针,看不了他,这瓶吊完之前回来就行了,恩,就买那种画多的,字少的。”林妈妈抬头看了看吊瓶,又嘱咐道:“别等我走了就掀被子,你还发着烧,昨天好不容易不那么厉害了,可别再烧上去,热了就忍一忍,被子也不厚。“林砚满口答应,等林妈妈走了之后又觉得脸上脖子上疼的厉害,人又开始昏昏沉沉的,心叫不好,别是又开始烧了吧,自己裹了裹被子,迷迷糊糊想着谁说的睡觉最回复元气了,便强制自己睡了过去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W" Y' o6 \# L8 A* K- u9 x& v4 r

2 I/ ?/ z( O+ D2 t) r& i华人论坛不知道是不是这吊瓶里的药有对胃肠不好的副作用,林砚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一阵阵地恶心感,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在病房里了,还来不及高兴,就猛地坐起来说:”妈,我想吐。“林妈妈赶忙从床底下把痰盂拿出来,”吐到这里面吧。"一手轻轻地拍着她:“难受的厉害么?医生说了,今天的这药就这样,你想想有什么想吃的,妈给你买去。“林砚吐完了,稍稍好受一点,无力的摇摇头:”没事,不厉害,也不想吃什么,我睡着的时候搬进来的?“”恩,你一觉睡到现在,这都开始下午的吊瓶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也叫不醒你,我抱你进来你也不知道,什么都不想吃吗?再想想,都这个点了,也该饿了呀,对了,你爸爸一会就来了,让他给你买好吃的行不行?”林砚不想妈妈担心,可是现在实在是只想吐,一丁点胃口都没有,只好再转移话题:“林墨呢?”林妈妈道:“不就在你脚边呢?欢了一上午,刚吃了饭没多大会就睡了。“林砚撑起身子看了看,见林墨抱着一本画册留着口水睡得正香,不由微微一笑,坐起来,让了空出来说:”妈,趁弟弟睡着,你也趴会吧。“林妈妈把枕头立起来让林砚靠着:”我不困,你一直躺着也累,坐会也好,“林砚也没力气再劝,也劝不动,刚坐好,就又吐了一回,喝口水漱漱口之后,就听见外面熟悉的声音,“203,205,207,到了,就是这一间”林砚向门口望去,只见爸爸和几位厂子里的叔叔鱼贯而入,一时之间,林砚有些慌乱,只呐呐的喊了一声爸爸,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倒是林妈妈迎了上去,先跟几位叔叔打了招呼后,就听见低低的埋怨声:“你也不知道早点回来,不是让人给你说了砚砚病了么,差一点就动刀了,成功率又不高,你还老不回来。”林砚喊了几声叔叔,也笑笑的望着林爸爸,只听平日里极是能言善辩的爸爸只是笑,反而旁边的张叔叔说:"在那边光听说妮儿病了,不知道这么厉害,办不完事,也不好就回来。"林爸爸搓了搓手,走到林砚床边,刚摸了摸林砚的额头,林砚推开林爸爸就开始吐了起来,苍天可鉴,林砚绝不是故意滴,只是这种事情,实在没法忍,林砚已经吐了两次,早上那点东西早吐完了,所以这回只吐出些黄水来,却还是止不住呕吐的感觉,林爸爸也不管有没有吐到他身上,只着急的问:“怎么吐得这么厉害?医生有没有说什么?”等到林妈妈解释清楚,林砚喝了几口水,看爸爸妈妈已经在讨论怎么陪床,就插了句话:“让爸爸留下吧,妈从来了医院就没上床睡过,”林妈妈反驳道:“你爸刚来,他不知道怎么照顾你。”林砚不由笑道:“不让我爸在这呆着,他永远也不知道啊。”说来说去,林妈妈终于同意回家了,因为林砚什么东西都吃不下,所以几位叔叔拿来的东西又都送到车上去了,林墨也跟着回家了。  k3 ^* M, _' X2 c" a6 ~
华人论坛1 s- Y1 `" ]1 v2 U( e2 V+ H8 J
在医院又忍了快两个星期,林砚终于好了,她欢欢喜喜的收拾东西,跟着爸爸一起回家了,临走还去书店买了几本书,其中有一本厚厚的辞海。这时候小学已经开始放暑假了,她本来是跟着一年级读的,因为缺了近一个月的课,又没参加升级考试,要重新读一年,其实,因她本来年纪小,家里本就决定让她多读一次一年级,林砚五岁就开始上学,就因为家里没人照顾她,而且她乖巧的很,在学校里也不闹,老师就由着她坐在位子上听课,像她这样的学生还有5,6个,就编成了一组,不必做作业,不必考试的特殊人员。林砚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跟爸爸要求去读2年级了,一是觉得本来就小,二是也舍不得原来一起读到小学毕业的那一班同学和老师,可这长长地暑假该怎么打发呢?林砚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
疏香散淡逍遥日
冷韵清幽自在风
林爸爸听到叹气声,扭过脸来看了看女儿,见她小小的孩子脸皱成一团,上了车还抱着买来的书不撒手,也不嫌沉的慌,笑着问道:“怎么了妮妮?发什么愁呢?对了,你爷爷听你叔叔说你病了,到咱们家来看你了。“林砚心不在焉的答应一声,心中忽然一动,爷爷,对了爷爷原来是教书的,毛笔字也得挺好的,学这个多好啊,原来想着,在自己家的小镇上,除了几个小商店什么都没有,更别说什么学习班了,所以烦恼的不得了,这下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想好了之后,林砚觉得跟老爸透个底也好,就问道:"爷爷是来看看我就走,还是在咱们家一直住着?我想跟爷爷学写毛笔字,爸爸你说行不行啊?“林爸爸闻言诧异了下,闺女什么时候这么上进了?想了想说:”你爷爷不喜欢在镇上住,多半住两天就走,不过,这会也不上学,你要真想学,跟着回老家也行。“林砚见目的达到,嘻嘻一笑,也不再说话,低头摩挲着刚刚买来的几本书,其实,她买的这些书林爸爸大都能理解,有十万个为什么,唐诗宋词三百首,还有辞海,但是,林爸爸瞟了一眼厚厚的红楼梦,心说四大名著都是放一起的,她不会拿错了吧,不过这也不是什么事,因此微一动念就丢在一边,专心开车了。
/ S6 ?8 r( P2 q& Twww.chineseonboard.com
! V6 Z& b  n: ~) p2 Q. b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到家以后,林砚的哥哥林之涵就跑出来接过妹妹手中的书,问道:”全好了吧?没事了吧?"林砚看着九月份才上三年级的哥哥,咽了咽口水,努力地,艰难的喊了声:哥哥,我没事了,都好了。“要说林之涵因为是长子长孙,所以名字里面特别加了他们这一代的辈分,之字,而林砚跟弟弟都没加,叔叔家才一岁多的堂弟也没加。林墨也蹬蹬蹬的跑来,一叠声的叫着姐姐姐姐,林砚半蹲着搂了搂弟弟,就牵着他的手进家去了
# l( w" m8 _: Z+ a. b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 f4 c# F% \! x- Z$ p* x林爷爷端坐在沙发上,见林砚进门,细细看了一阵,听罢林砚叫爷爷,便嘿嘿笑着答应了,又说:”可瘦了不少,本来小脸还是圆的,这会都尖了,这可不行,得多吃点饭,吃的胖胖的才好看。”林砚记忆中自己就没胖过,莫不是从现在开始就胖不起来了?不过也正好,只要不影响健康,瘦瘦的还省减肥了。她放开弟弟,做到爷爷身边去,腻着爷爷撒娇道:“现在不好看么?”林砚是林家唯一的孙女,就是算上外孙也是唯一的女孩子,因此异常得宠,甚至连小林墨懂事之后都让着她,她没被家人宠坏也得感谢林家家教严格呀,林爷爷摸着她的脑袋道:“好看好看,咱们家就你好看!”一阵笑闹之后,林砚坐在沙发上四处打量着,今年是92年,这时候他们家刚搬到厂里的家属楼里没多久,家里没什么贵重的家具,连电话都是刚装的,客厅里都没有电视机,只在林爸林妈他们房间里放了一台,连沙发也是那么古老的,不过,现在新的很,林眼看着很是亲切。
疏香散淡逍遥日
冷韵清幽自在风
就这样子没了?连开头都没完呢,楼主你在试手吗?请继续写下去,很好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