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架空古代] 左不过,繁花一场(刨坑ing)

本帖最后由 墨清 于 2011-1-6 08:29 编辑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7 E" Q. ~. h0 P- E7 e

0 k! N5 g; I3 ^- X2 }, R. q天气凉了,突然想刨一个坑把自己埋了。囧 www.chineseonboard.com3 }6 g8 o  {* o. a* ]* \
乃。第一次写,若想拍,请轻拍。羞涩滴跑开~~~~ ~

" \' l- Q9 s4 _, H+ a2 t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5 |6 s/ `! r3 R8 Xwww.chineseonboard.com首发什么都是浮云来的。。。。更新的比较快的jj浮云一小朵
# w! O) ]- k% m3 c# m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n9 L" ~; l: A1 O' h  t, r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这世间上,总归有那么几个人,一辈子遇到几次,错过几次。
: R! \% w9 @8 S' X) s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7 N' V$ ]1 @% H8 E; twww.chineseonboard.com总归有那么一些事情,是在心里盘桓了很久却始终没有出路的。www.chineseonboard.com& _+ z! v2 ]' [: ?- N- y9 c# w
4 p" g6 g- J- }) n( B4 p
而我,只盼望与你说一句: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5 O! j: A. w% n( O+ r8 n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9 C# t/ c1 _5 t6 }5 ~
很久以后,你回头看时,我仍旧是当日月光下的少女,不离不弃

- J+ V$ K3 L0 r9 w8 x1 \9 Q  h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 O- L8 n7 v* h4 D1 d9 Y" k7 A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 T/ q# [/ m8 F#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第一章/ _( ~9 d, ?' m8 j+ a) a; L

2 F  ?! H) q4 \  @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再见到景年的时候,他倚在暖塌上,看着我的眼神很游离,脸色苍白的就如同案上的玉版宣。我心里像被什么人按住了,隐隐作疼,闷闷的。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J* a) V) M3 j- h: O3 M

; C- f/ t% l" |4 `$ K4 i华人论坛景年见了我,淡淡的笑笑,"阿墨,你来了。"www.chineseonboard.com. S1 H$ s. z, U9 h, k4 D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Q0 n  V2 Z6 R3 M; f
那模样就如同当年在谷中之時,浅浅的笑,浅浅的问候。可现下他笑吟吟的样子,落在眼里,却只剩下了痛。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G4 l% z! [: T/ U- h+ Z# T
"大师兄。。"原以为的千言万语,真的见了面,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好久不见。”
* x$ n6 M: a. ^% |) {' c# R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z, i( V0 }- @& @8 |) ]0 `* `7 |
“阿梵说你会来,我原是不信的,没想到。。。咳咳。咳。你真咳。。。咳咳来。。咳咳咳”景年说着说着干咳起来,我端过案上的半盏冷茶递过去。: p- Q- V2 o$ O. d
华人论坛2 q" L; z; o4 X: B# f
“歇歇再说,我既来了,便不会一时半刻就走。”闻言,景年方才闭上眼睛,不消片刻就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景年睡的极不安稳,中间时不时咳上几声,我静静给他把了脉,脉象看来是受了很重的内伤,加上心中郁结多时,风寒积身。这样的脉象,大师兄还能有意识,想来这些天二师兄必是寻了良医疗养过。
5 U2 K: u% k: ]( l7 _) D$ m7 E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9 u$ p" l5 P' c7 W" Q3 ]6 O3 R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我有好些年,都没有好好看看大师兄,此刻,坐在他对面,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忍不住摸摸腰间别着的香囊,用的是墨兰的绸缎缝的,不是什么上好的料子,用了好些年,颜色早就没有那样鲜蓝了,有些地方起了毛,上面有银色丝线工整的绣字:“墨”。
4 |" ]& i7 q0 ~# L) `www.chineseonboard.com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s0 L# n5 j( Q! l0 S, u
这样绣了字的香囊是有三只的。小的时候,大师兄的身体一直不好,经常是吹个风都能病上好几个月,师傅便绣了这样的香囊,里面放了配好的干药草,让师兄随身带着。一日,竟叫我见着了,贪图着香囊好看,便央着师傅多做了两个,我与二师兄一人一个,还美其名曰,未雨绸缪,未病先戴。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G1 T  o: E, f+ T, p5 E

) l/ \0 W) [% s( S9 Y3 s捏捏腰间的香囊,里面除了一些干艾草之外,还有一张薄薄的纸,我小心翼翼的摊开,收藏的时间太久的关系,信笺上的墨迹都有些化开了,依稀看能看清楚上面的一行字:宜言饮酒,莫不静好。没有抬头,也没有落款,可那字迹却是再熟悉不过了。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 u7 ~1 Q* B" m) E) R. ^+ Q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a4 c' @+ u4 w" I
小的时候,师傅教识字常说,若论书法,我们师兄妹三个里面,唯二师兄的字最是好,苍劲有力,笔势雄奇。我便偷偷去临摹二师兄的字,到后来写的却也真有七八分相似,师傅瞧见了,只说女子的字这样有些太过硬气,还是隽秀些好,那时,我以为师傅赞许过的便是对的,便要去学,可真学到了,师傅却说不适合自己,花了心思做到了,却得不到师傅的认可,不高兴了好一阵子。那时哪里明白,这世间固然有千般万般好,却不一定适合自己,勉强求来了,始终也见得能合人心意的道理。华人论坛% Q+ E2 x" l* a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1 W4 R) b: M; i
正发呆,一个小厮打扮的少年端着碗热气腾腾的药推门进来,见景年还睡着,也不敢叫醒他,将药放在书案上只道:“景大哥已好几日没好好休息了,待他醒了你把这药热一热。”说话间,也不看我,便转身要走,临到门口顿足又道:“奚姑娘,这药可不比茶,凉了是喝不得的,大夫说过景大哥脾胃受不得凉,这点粗浅的医理相信姑娘也是懂的罢。”
. W% A: e" k8 i7 h  J# `' {$ j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 O* H3 J- R1 I8 E4 x# ywww.chineseonboard.com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剩下我一个楞在原处。他最后那话叫我脸上烧烧的,果然刚刚给景年喝凉茶叫人看见了,真真有种做贼见赃叫人抓了现行的感觉。
5 E1 A$ j$ U: R" Y2 J# Q  M. b2 i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R9 k8 _4 B( F( W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想不到,还有能叫阿墨吃瘪的人。”廊下传来一声轻笑,来人着一袭素色长袍,袍子上深深浅浅绣了些兰花,又以白玉簪束发,这来人若不开口说话,我或许还会赞赏的说句,好一个翩翩佳公子!可他偏偏长着好看的皮囊却总爱说些叫人窝火的话来,而这个人除了二师兄便不做他人想。
返回列表